笔趣ABC > 大明王冠 > 第三十八章 恩威并重,帝王手段
    朱棣疑心重,但对纪纲颇为信任,不疑有他,沉吟半晌,“将黄观先放在诏狱。”

    用的放。

    这个字很好的解释了朱棣的内心想法,纪纲岂会不懂。

    好吃好喝供着。

    但纪纲明白,朱棣不会就这么作罢。

    果然。

    朱棣下一句又道:“纪纲,你的北镇抚司给朕好好盯着朱高炽和朱高煦,若是有异动,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朕。”

    纪纲心中大喜。

    成了。

    这一次这个局,并不是让朱棣彻底把朱高炽和朱高煦打入冷宫——储君之争,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涉及到天子逆鳞。

    主要目的,还是让朱棣明白两个儿子的野心。

    不过现在么……

    纪纲内心的恼羞成怒化成了一句馋言:“陛下,黄昏作为黄观的侄儿,应该如何处置,其人自称能预知未来,若真是如此,他岂能不知黄观被抓,又怎么会将黄观安置在贵池县向家渡,以微臣看来,他就是个妖言惑众的神棍,犯下欺君之罪,不惩不足以威慑宵小。”

    和我纪纲作对,黄昏你怕不是知道死字怎么写!

    朱棣却笑了起来,道:“纪纲,你可知黄观为何如此愚蠢的供奉一尊允炆的灵位,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暴露他的身份么?”

    纪纲愣住,“也许是他迂腐?”

    读书人都这样。

    虽知死,而无不为。

    朱棣心情略微好了些,这件事黄昏果然早就预知到了,或者说,这货的心思深远,早就谋划到了今日之事。

    眼光之远,叹为观止。

    道:“允炆的灵位,是黄昏让黄观供奉的,至于理由么,朕现在不方便透露,你只需知道一点,黄昏其人,绝非神棍,乃是朕心中之大才。”

    这话很重。

    很明确的点了纪纲,你小子最好别去动黄昏,老子朱棣要重用他的。

    老子不重用,皇后那边也要重用。

    鬼知道这小子弄出沐浴露和润肤水后,还会不会搞出其他莫名其妙但又会让皇后芳心大悦的古怪玩意儿。

    一念及此,朱棣就觉得那两千五百两的白银花得真肉疼,这还只是个开始……以后钱还得继续花,转念一想,天下都是我朱棣的,难道给自己女人们花点钱,老子还要青史留个臭名不成,没道理嘛。

    纪纲心里大恨。

    在他眼中,没有他锦衣卫办不下来的人,哪怕靖难之战中,表面是敌人,背地里却是最大功臣的李景隆也一样。

    锦衣卫要办他,真不难。

    原本以为黄昏区区一个束发小子,我纪纲要办他阎王爷也阻止不了。

    然而现在竟然办不了他!

    纪纲心中怎能不恨。

    他不明白,为何朱棣会如此看重黄昏,只是一个刚束发的白丁少年而已,且还是装神弄鬼的建文余孽,理应是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才对。

    朱棣何等人精,知道该给纪纲一点颜色看,让这位屠夫知道大明到底谁说了算,轻轻前倾,俯视着纪纲,目光阴冷,“纪纲,黄观在贵池县向家渡的消息,真是你北镇抚司麾下缇骑查到的,嗯?!”

    浓重的鼻音。

    纪纲只觉如泰山压顶,遍体冷汗。

    福至心灵。

    不敢再欺骗朱棣,磕头颤声道:“回陛下的话,黄观在贵池县向家渡的消息,是几天前的一个夜晚,有人摸到卑职府邸上,投箭信告知,卑职着人查过,没有查到投信之人,但那支箭上,却有……”

    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朱棣拍桌,怒道:“说!”

    纪纲心一颤,他太明白朱棣了,这个人只要你忠诚于他,什么都好说,但你敢对他阴奉阳违,杀你或者杀你全家的脑袋,真是眼皮都不眨一下。

    急声道:“有三殿下的印记!”

    对不住了三殿下。

    我纪纲还不想死,只好出卖你。

    朱高炽、朱高煦和朱高燧都还没封王,大概要等确立太子之后才会封王,当然,若是朱棣不急于立太子,封王也会提前。

    纪纲确信,那封信就是朱高燧送来的。

    那枚箭上露出如此明显的“破绽”,其实不叫破绽,是故意让纪纲明白,朱高燧想和他结盟。

    朱棣闻言冷笑连连,道了一句好一个一箭三雕。

    纪纲不解,“陛下的意思……”

    朱棣神色冷峻,满脸杀意,另外一张冷血无情的面孔睥露无遗,“纪纲,着令你的锦衣卫,给朕全城彻查建文余孽,只要不是黄观和黄昏叔侄,其余人等皆可先斩后奏拿下送入诏狱!”

    纪纲心头一颤,旋即狂喜。

    今天本以为要栽,结果反而受到陛下的重用。

    纪纲又有些疑惑。

    看陛下的意思,自己被人利用了,那根箭根本就不是朱高燧的,而是建文余孽设下的计谋,其目的就是让朱棣父子相残?

    皇权社会,如果朱棣和三个儿子杀得天翻地覆,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没准建文就复辟了。

    好大的局!

    纪纲正欲退下,磨刀霍霍向余孽。

    朱棣却道:“纪纲,可还记得高贤宁,朕没记错的话,你和高贤宁还是同窗。”

    纪纲讶然,“记得。”

    纪纲虽然是个小混混,可也是读过书的,只不过读书的时候在书院里犯了事,被老师给赶了出来,至于什么事,纪纲从不对人说。

    想来就是鸡鸣狗盗或者奸淫未遂、偷窥老师女儿之类的事。

    朱棣点点头,“当日朕攻打济南,屡攻不下,写了一封劝降书,没曾想到,城内有个读书人回了朕一封《周工辅成王论》,这个读书人就是高贤宁,朕当时对其才情甚为惊艳,如今朕章江山欲兴盛世,正是这等才子为天下尽能之时。”

    纪纲愣了下,道:“卑职了解高贤宁,他极其迂腐,且倔强。”

    朱棣无奈的道:“确实如此,朕着人将他从济南带回应天,这几日见过一次,然而无法说服他,你作为他的同窗,去看看他到底是如何想法,若能说服,那是最好,若是不能……”

    人才?

    大明天下人才多了去。

    若高贤宁不跟着我朱棣混,是因为心怀建文的话,老子不介意多死几个读书人。

    杀人……

    朱棣不比朱元璋差,从没手软过。

    纪纲心里叹气。

    得了,以他对这位同窗的了解,高贤宁必死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