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头狼 > 3143 清盘
    一秒记住【 ..】,!

    面对我夹枪带棒的质问,石恩立时间皱起眉梢。

    我没有理会他的不悦,此刻的我早已经不是吴下阿蒙,别说他不高兴,就算当场掀桌子,我也照样不带鸟他半分。

    曾经我死乞白赖的想跟他交心,可在他眼里我们这帮人无非是群会使刀弄枪的低级泥腿子,热脸贴的太多,我也失去了再亲近的动力,所以我们的关系顶多算熟人,可能连朋友都不是。

    我浅笑着望向老熊:“熊叔叔,饭局是您组织的,不如您来说说看法?”

    “小朗啊,你是知道叔叔这个人的,我从来不喜欢兜圈子,咱们就开门见山吧。”老熊停顿几秒钟后,抓起茶盏轻抿一口,表情认真道:“你希望把小高和小李送进去,绝对不止是为了出口恶气吧,这事儿往深了说,还是利益在作祟,对吗?”

    “也对也不对。”我歪头思索一下道:“您继续说吧。”

    “老敖和小石希望你能息事宁人,其实也是为了利益。”老熊再次嘬了口茶道:“既然都是为了利益,咱们何不把利益最大化呢,小高和小李纵然进去伏法,可你的人呢?我听说..”

    “熊叔叔,打断人说话是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这里我先干一杯赔罪。”我自顾自的倒上一杯茶,高高举起道:“最开始时候,我一直在告诫自己,起初的隐忍是为了避免一路的疼痛,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我越是忍三放四,有人就越发胡乱放肆!”

    一桌人都没有吱声,我站起身子道:“初入羊yang,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苟活,而辉煌公司接二连三的要置我于死地,在最黑暗的那段时光里,我渴望有人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可是没有,是我自己把自己拉出深渊,自己做了自己的上帝,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又凭什么要给他人留三分余地!刚刚您问我的人呢,我拼的起,我可以送我兄弟进去,你问问敖辉他们敢吗!”

    “你为什么要跟我同坐一桌,因为你怕我!”我抹擦两下嘴角,直接指向敖辉:“你害怕李倬禹出事,他一旦出现啥问题,你和另外一头老杂毛郭启煌势必失去平衡,整个辉煌公司瞬间陷入内讧,分崩离析!”

    敖辉鼓动两下喉结,脸色变得阴暗。

    “还有你,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嘚吧嘚的浇灌心灵鸡汤?高利松的好朋友,亦或者你感觉自己搁我这儿有排面?”我又转身目视石恩冷笑:“本来我想像个绅士似的跟你们喝喝酒、推推太极,完事各走各的道,但你们好像都抱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念想,那咱干脆捅破这层窗户纸吧,我可以让步,但你俩分量不够!”

    “王朗!”

    石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横着脸怒视我:“你是不是感觉自己行了..”

    “你闭嘴!我行不行不用自己感觉,你咋特么从经理变成董事长的心里没点逼数?有这时间,自己好好感觉一会儿比啥都强。”我粗暴的厉喝:“我答应我儿子尽量不骂人,别特么逼我破戒,我就是个典型的下九流,给我惹急眼,先让你们白云山制药贴上封条,再特么把你送你爹面前唱我的老父亲,我最爱的人!”

    石恩吭哧吭哧喘了两下粗气,抿嘴没有再吱声。

    我双手托在桌沿上,笑呵呵的朝老熊道别:“熊叔叔,茶喝了,人也见啦,该说该唠的,您也全看见啦,我还有事儿,咱们回头再叙。”

    “走了熊叔,小玉托我给您带句好,她说等忙完这几天一定会过去给您拜年。”李俊峰画龙点睛的也朝老熊扬扬手道别。

    “诶,我送送你俩吧。”老熊叹口气也站起身子。

    几分钟后,我们仨走出餐厅,老熊欲言又止的出声:“小朗啊,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愿意掺和进你们的事情里去,我再有一年多就卸任了,于我而言,现在碌碌无为就是最大的作为,可我也有求人的地方,有些事情你懂的。”

    “叔,说句实在话,我打心眼里感激你,别看咱们平常没什么沟通往来,但我跟明镜似的很清楚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当初如果没有您的鼎力相助,常飞没可能那么快倒台。”我沉声道:“我还是那句话,退步没问题,但他俩肯定不够量,您可以尝试着让他们跟秦正中啊、丁凡凡这些沟通一下,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有些事情反倒可以说的更透彻。”

    其实当我打定主意要来参加老熊这场饭局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好了让步准备,不然凭空得罪老熊不说,还有可能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只是让归让,我得把利益做到最大化。

    让敖辉舔着张老脸去找晚他一辈的秦正中、丁凡凡,本身就很卡脸,再加上他俩个顶个的精,就算答应帮忙,肯定也不会白忙,不管争取到多少利润,相信都绝对会有我那一份,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情,可以加强我们这个小圈子的稳定,让他们切身体会一把什么叫一荣俱荣。

    老熊一怔,随即马上会意的拍了拍我肩膀头道:“谢啦臭小子。”

    “叔,社会上的杂七杂八,您一句话我们来办,上头的五花八门,您也可以找我,小玉是我媳妇,给自己叔叔帮点小忙什么,不是特别费劲的事儿。”李俊峰呲牙补充一句。

    不多会儿,我俩走出餐厅所在的大厦,李俊峰眨眨眼睛道:“整敖辉一道?让他感受一下yang城的热情?”

    “好猎手斗不过老狐狸,他敢露头,暗地里不定躲着多少双眼睛呢。”我环视一眼四周道:“不过可以拿石恩开把刀,吓吓他!”

    



    auzw.com 李俊峰挑眉道:“石恩?不好吧,毕竟跟连城有关系。”

    “操,他要是真顾念和连城的交情,今天就不会没羞没臊的跑出来装这个和事老,刚刚你没看见吗,他瞅我的眼神貌似要喷火。”我打着响指道:“既然他拿我哥们的脸面当鞋垫子,那我就送他一副拐棍子。”

    说罢话,我掏出手机拨通之前在小饭馆时候,吴恒给我留下的那串电话号码。

    电话秒速被接,那头传来吴恒轻飘飘的笑声:“这么快就有事需要帮忙啦?”

    “都不问问我是谁吗?”我捏着鼻头反问。

    吴恒不耐烦的催促:“我只给你一个人留过号码,需要做什么直接说。”

    一边打着电话,我一边招呼李俊峰往停车的地方走:“地址马上给你,事主叫石恩。”

    “活的死的?”吴恒很专业的问了一句。

    我思索一下轻笑:“半死不活。”

    “难搞哦,需要带话吗?”吴恒发出一阵桀桀的诡笑。

    “告诉那一屋子的人,清盘正式开始,感觉自己的段位不在线的自觉下场。”我紧绷着脸道:“哦对了,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情,现在算是两清了,但如果牵扯到跟武旭有关的呢?”

    吴恒略微迟疑片刻后,丢下一句硬话:“无偿帮忙。”

    结束通话后,我揉搓两下太阳穴,思索良久后将刚刚的事情大致编辑一条短息给连城发了过去。

    二分钟不到,连城给我回复过来:我人在国外,家里的事情一概不知。

    得到了连城的默许,我的胆子也顷刻间变得更大。

    之后的半小时内,我和李俊峰就呆在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逗闷子。

    直至一声枪响骤然泛起,吴恒给我发过来一条“搞定”的信息后,我才招呼李俊峰闪人。

    回去的路上,老熊给我拨过来电话,略微有些不满的埋怨:“小朗啊,你这么干容易让我下不来台,饭局是我组织的,小石在我眼皮下倒地,以后我还咋跟他见面。”

    “放心吧叔,他以后都不会再跟您见面的。”我笃定的保证:“待会您把他住院的地方告诉我,我会安排人找他谈谈的。”

    老熊沉寂片刻呢喃:“风起云涌了吗?”

    “对,风起,云必涌!”我咬着牙豁子冷笑:“开战在即,首先得把战场清理干净,不相干的小鱼小虾跟着乱蹦跶,特别容易混淆我的视听。”

    老熊感慨的叹息:“我是看着你起来的,真没想到有一天连石恩这样的人在你眼里都是小鱼小虾。”

    结束通话后,我抽吸两下鼻子,侧头朝着李俊峰道:“待会你去趟医院,给石恩拿十万块钱。”

    李俊峰迷瞪道:“十万?少不少?”

    “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台阶,他如果肯收下钱,你就态度诚恳的说句对不起,他要是不收钱,晚点我让地藏再过去一趟。”我棱着眼珠子冷笑:“刚刚的枪响一定能把敖辉吓个哆嗦,接下来就看他着不着急运作了。”

    李俊峰低声发问:“你不提前跟丁凡凡、秦正中打电话知会一声?”

    “不用,考验我们默契的时候到了。”我打了个哈欠,猛然想起来江静雅告诉我,今晚邀请了王影去我们家吃饭,赶忙拍了拍后脑勺道:“去趟花城大道,我上哪边买点小吃带回去。”

    我正说话时候,李俊峰猛踩一脚刹车,手指马路对面的一家便利店,拧着眉头道:“朗朗,你看那个人长得是不是谢鸿勇,他旁边站着的那个家伙咋那么眼熟呢...”

    skbwznaitoa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