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星夜送万里,灵娥将渡劫
    捡了个宝……

    李长寿还未来得及吐了个槽,云霄的那双眸子就泛起了少许星光。

    云霄仿佛在说‘怎得又是道友’,问询他为何又会跟多宝师兄搭上关系,还会被多宝师兄一把抓来此地。

    “两位仙子,又见面了。”

    李长寿虽有些措手不及,却也知,不能让截教大佬们对自己生隙,对着云霄和琼霄做了个道揖,言道:

    “此事也是曲折离奇,还请容我稍后细细言说。”

    云霄轻轻颔首,目光总归是流露出几分温柔。

    倒是‘某不配拥有出场描写’的琼霄哼了声,言道:“你谁呀?咱们见过吗?”

    “稍等,稍等。”

    李长寿尴尬地一笑,在袖中摸出了一只纸道人,化作了【海神】专用的老神仙模样。

    这具中年道者相貌的纸道人化作纸人模样,钻入了老神仙的袖口中。

    李长寿又做了个道揖,口称:“仙子勿怪。”

    一旁多宝道人顿时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李长寿的纸人,云霄也是露出几分笑意。

    倒是琼霄一手扶额,嘴角轻轻抽搐,“又是你这个喜欢扮老的小家伙。”

    “怎么?”

    多宝道人笑道:“你们都认识?”

    琼霄哼了声,回道:“海神与我三仙岛可是熟人,我们兄妹四人也得了海神不少关照,大姐还为他亲自守关十二年。

    大师兄,你说我们认识不认识?”

    守关十二年?

    嚯!

    多宝道人的那双大眼,瞬间贼亮!

    “三妹,莫要这般言说,”云霄柔声道,“海神道友与我兄妹四人颇有缘法,得了海神道友关照也是实情。

    咱们去下面说吧,莫要让众位同门久等。”

    “善,”多宝道人点头答应了一声。

    李长寿道:“那晚辈这就告……”

    “嘿!告啥告?”

    多宝道人立刻出手,直接向前拉住了李长寿这纸道人的胳膊,“长庚你跑个什么?来都来了,怎么也要一同热闹一番!

    再有,那燃灯副教主万一在路上埋伏你,你法力不足、灵宝不够,这化身如何应对?

    走走走,下去喝喝茶、吃吃酒,贫道还有这般多套路,想跟你详细言谈。

    等酒饱饭足你再告辞,刚好云霄师妹在这,让她送你回天庭,也不必怕了那燃灯。”

    李长寿看向云霄仙子,却见云霄仙子含笑点头,他也不好继续推辞。

    于是做了个道揖,跟在多宝道人身后,与云霄、琼霄一同,出了岛上的云雾,朝下方截教众仙而去。

    一番寒暄问候,几声笑语答疑。

    往来迎去皆是笑脸,满座各处尽是仙英。

    截教仙人们确实是随心随意。

    多宝道人要跟李长寿长谈,李长寿就被安排在了此地婚宴的主桌,还是在多宝道人身侧的座位,另一侧就是云霄娘娘……

    这若是阐教的宴会,李长寿辈分不足,主桌都上不得。

    他们刚刚入座,李长寿就听一声略带惊喜地传声:

    “教主哥哥!此前不是说事忙!”

    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自家二教主敖乙,正站在大殿角落中。

    敖乙立刻就要向前来,但一见李长寿这一桌所坐之人,又不由顿住脚步。

    气场太强,令龙龙生畏。

    李长寿传声道:“与多宝前辈偶然遇到了,被拉到了此处,稍后我去找你和弟妹叙话。”

    敖乙答应一声,低头回了自己座位,与姜思儿咬耳朵低声说了几句,姜思儿也扭头看来,妙目中满是赞叹。

    今日喜宴的两位主角……那不重要。

    此时已是走完了结道侣的仪式,那对结成道侣的截教仙人向前来时,多宝道人自袖中掏出了三四件后天灵宝,作为贺喜之礼。

    李长寿也不能失了礼数,在袖中取出了两瓶灵丹。

    人教善炼丹的好处,也得到了体现,本来在李长寿看来不算出众的四品、五品灵丹,在截教仙眼中,也算一份不轻之礼。

    送上贺礼,吃喜宴也就变得多了几分底气。

    但李长寿坐在多宝道人与云霄仙子中间,当真有些拘束,也不敢动筷子,只是含笑坐在那,如泥塑一般。

    突听传声入耳。

    左侧云霄仙子问道:“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右侧多宝道人也问:“长庚你跟云霄师妹是怎么回事?”

    大概,这就是大佬的默契吧。

    李长寿先回云霄仙子,言道:“我寻宝时,意外遇到了多宝前辈,而后又遇到了那燃灯副教主,此事解释起来也颇为复杂。”

    随后又回多宝道人:“前辈您莫要误会,我与云霄仙子有过几次交集罢了。”

    云霄传声道:“不急,你且慢慢说来。”

    另一侧的多宝道人表面不动声色,暗中一阵轻笑:

    “有几次交集?不尽然吧。

    贫道刚才可是嗅到了,云霄师妹见了你之后,可不只是神情有所变化,自身道韵都变得如水般温柔,她自身的味道都变了。

    怎么,你莫不是还嫌弃云霄师妹?诛仙四剑了解一下。”

    诛、诛仙……

    李长寿心底跑过一只只鸿蒙巨兽。

    什么鬼?

    截教上上下下都怕云霄仙子找不到道侣吗?像云霄仙子这般如诗如画如道而生的存在,道侣二字不是在侮辱她吗?

    李长寿吐槽都来不及,已是开始‘左右传声’。

    尤其是,跟这般高手言谈,每一句话都要细细思量、斟酌,怕引起误会,怕言谈失度。

    这若是谈的一件事也就罢了。

    多宝道人这边拉着他疯狂八卦,云霄则是细细问询有关今日燃灯与多宝之事。

    不多时,琼霄在旁又来凑了个热闹,问他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新路子,还让李长寿跟云霄仙子说说情,让她跟碧霄能外出活动活动。

    这与操控纸道人完全不同,李长寿不过片刻就感觉心神疲倦,差点就炸了……

    还好,云霄及时发现了李长寿的异样,感觉李长寿回自己话时较慢,还会多‘嗯’、‘这个’这般表示正在思索的言语。

    云霄柔声问:“可是多宝师兄也在与你传声?”

    “哎,不错……”

    “为何不与我说一声,”云霄轻声道,“你先应着多宝师兄,勿要轻慢了,你我稍后再谈便是。”

    李长寿心底一暖,对云霄仙子道了声谢,开始专心与多宝传声,侃侃而谈。

    半日后。

    夜幕星辰,空海无痕。

    一朵白云自海上飞过,载着两道身影,朝度仙门方向而去。

    云霄仙子是知晓李长寿底细的,此前出金鳌岛时,驾云带李长寿朝天庭而去,但半路又折向了东胜神洲。

    路上,李长寿也是毫无隐瞒,言说自己得了伏羲前辈指点,去那处山谷寻宝,意外撞见了多宝道人,在多宝道人的关怀和帮助下,取到了两枚小小的铜钱。

    随后那燃灯赶到,多宝带自己在土洞躲藏,一路追到了金鳌岛上。

    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其一,李长寿并未主动算计多宝;

    其二,从李长寿这个‘后知者’的角度而言,这落宝铜钱若是被燃灯得去,最终吃亏的还是截教。

    云霄听罢,略微思索,便道:“此事倒也怪不得你,那燃灯副教主当真有些过分。

    你这纸道人之法,也可突破金仙境了吗?

    这般对你实力倒是大有增益,当为你贺喜。”

    “唉……”

    “怎了?”

    “没事没事,就是想到了此前被天罚,”李长寿幽幽一叹,“我现在倒是在想,自己怕不是得了天道老爷的关爱。

    渡劫遭天罚,炼丹制宝也遭天罚,劈的我是皮开肉绽,但稳妥起见,还是只能感恩感念。”

    “呵……”

    这般似有还无的轻笑声?

    李长寿不由看向云霄,却见云霄抿嘴轻笑。

    那一刹那,星芒映在她白玉无瑕的肌肤上……

    咳,因果因果,淡定淡定。

    李长寿心底竖起了一只红色木牌,立刻收敛心神,保持古井无波的心境,与云霄仙子继续笑谈。

    云雾迷蒙间,山水相依连。

    李长寿从未觉得,金鳌岛离着度仙门能这么近,这才说了几百句话的功夫,已是到了度仙门山门附近。

    云霄看着那护山大阵,问道:“可用我送你入阵?”

    “不用,不用,我用纸道人接一下就好了,”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多谢仙子送我这一程。”

    云霄略微欠身,言道:“那我这边回三仙岛修行了。”

    “仙子慢走。”

    “嗯。”

    当下,云霄仙子驾云转身而去,身影不过转眼就消失在了璀璨星辰之下。

    李长寿落向下方密林,随后施展起土遁,消失的无影无踪。

    “啧,这因果,该怎么斩。”

    ……

    落宝铜钱,定海神针,大禹治水图,相思宝树,五行灵珠……

    地下密室中,李长寿清点自己最近所得重宝时,也有些满足感。

    自身实力得到了较大的充实!

    不过,五行灵珠是要用在小琼峰核心大阵上的,虽然这五颗宝珠合成一套可勉强算作先天灵宝级宝物,用在此处有些浪费。

    但换个角度考虑,这也给小琼峰今后的发展之路,增加了更高的可能性。

    毕竟小琼峰流浪计划只是初级阶段,终极形态应该是类似于番天印的砸人板砖,以及固若金汤的可移动洞府。

    大禹治水图乃是海神专属,这也算是今后金仙境纸道人的重大底牌。

    定海神针不用提了,自己也不能跟一只猴抢掏耳勺,这铁棒命中注定就是要去东海,自己想办法把上面的功德之力搞出来就是了。

    真正能用的,便是落宝铜钱。

    将两只铜钱拿在手中,李长寿仔细打量着,铜板之上应有的字迹、纹路,此时都有些模糊。

    用手指轻轻蹭几下,发现这层类似于‘包浆’的东西,其实是俗世的浊气经年累月凝成。

    正如多宝道人所言,只需要用自身功德蕴养,就可让此宝重现光辉。

    李长寿沉吟几声,决定先稳一稳,等下次去给圣人老爷上香后,带去天庭用功德祭练。

    按理说,燃灯应该不会再有感应,但以防万一……

    “师兄?”

    丹房外传来灵娥柔柔的呼喊声。

    守在丹房中的纸道人立刻站起身来,对灵娥招呼道:“按我指引,施展化形术由此处小孔进入其中。”

    “好,”灵娥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一声,依言照做。

    很快,地下密室的木门被轻轻推开,灵娥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此地各处,迈着轻盈的步子跳了进来。

    “师兄,怎么了吗?”

    李长寿笑道:“你渡劫在即,有些事也该对你言说了。”

    当下,木门关上,李长寿在面前一点,一只圈椅出现在了书桌后。

    灵娥款款而来,虽也是平日里那淡淡的妆容,但可能是因为临近渡劫的原因,她浑身散发着似幻似真之感。

    接下来这段时间,李长寿不会再东奔西走,将会专心陪在师妹身旁,助她顺利渡劫飞仙。

    若是能有飞升之事,那也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般也不能强求。

    “灵娥,你对咱们人教了解多少。”

    灵娥眨眨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白皙的脸蛋上莫名多了些红晕。

    提到人教,那必然是道侣之风……

    她咬了咬下唇,小声问:“师兄,这里是不是很隐蔽,不会被人探查到呀。”

    “不错,这里是小琼峰阵法围起来之地,现如今阵法不断升级,哪怕普通金仙,若不拆开这座山,也寻不到此处。”

    灵娥俏脸顿时红透了,抿着嘴唇,头顶又有白雾泛滥的趋势,也不知心底想到了什么……

    李长寿默默地拿出了两套石板与刻刀,一套放到了灵娥面前,一套放在了自己身前。

    “来吧,今日为兄在外也做了些不稳妥之事,刚好与你一同受罚。

    每人四千五百遍。”

    “咳!”

    灵娥气息一颤,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家师兄,委委屈屈地道了句:“师兄,我自罚的那些,加起来只剩九百多遍了……”

    “我需要写九千遍。”

    “嘻嘻,师兄,我帮你写一半!”

    “嗯,记得把九百一起加上,我写四千五,你写五千四,开始吧。”

    灵娥顿时泪眼婆娑,李长寿却是眯眼轻笑,已是低头拿起刻刀,开始了细细刻画。

    “专心写,念头集中,勿要多想,我会帮你提升一次道基,多给你增加半分把握。”

    “那师兄,你可不可以把自己身上的那些遮掩法术去掉呀……”

    “这次可以,下不为例。”

    李长寿点点头,散掉了身上的几重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