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法爷鸟笼的洪荒扬名之路
    机缘啊……

    ‘也不对……’

    跪坐在地上的李长寿,身形慢慢站了起来,背着手注视着地上的浅草,心底不断盘算。

    就算心灰灰、意冷冷、心痛痛,仙识依旧不忘监察周遭。

    自己错失了这次机缘,似乎并非是纯粹的坏事。

    凡事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自己现在进兜率宫,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并非完全是好事。

    自己如果此前随了大法师的心意,就违背了人教教义,反而有可能会失去‘圣人老爷之眼熟’……

    如此一来,自己后面的发展路线,有可能是成为大法师的弟子,或是圣人化身太上老君的弟子。

    那今后的封神劫难,自己岂不是有可能,会成为人教应劫之人?

    封神劫难前,太清圣人一句‘我只有一个弟子’,可让玄都大法师之名免于封神榜。

    若自己现在入了兜率宫,说不定道门三教大劫就应在了自己身上!

    “唉……”

    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李长寿自然知道,他此时入了兜率宫,也可通过提前为玉帝效忠,谋天庭正神之位;而进兜率宫之后,自己的生命安全系数能得到极大的提升……

    只是如此换角度考量,会让自己心底的失落,缓解大半罢了。

    就跟他上辈子,还在上学时看上了一款跑车,没买就省了几百万……一样。

    这次机会虽没能把握住,倒可以仔细总结;修仙至今,也算有了比较珍贵的失利经验。

    某大罗金仙说的好,失败是成功的娘亲。

    虽然成功总像是被后娘养大的,还经常被挤压缩水……

    凡事都是过犹不及,一心求稳自然也有弊端。

    在李长寿上辈子读过的故事中,若当年诸葛孔明不是一心求稳,接纳魏延‘兵出子午谷’的奇谋,或许《三国演义》的结局,就回归不到历史走向。

    那……

    自己,要不要在稳的基本盘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在某些方面,稍微奔放那么一点点?

    李长寿斟酌一二,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现如今,他手握太清、玉帝两条绳索,且这两条绳索的方向暂时是重合的,自己可凭它们迅速爬升,已不需要去冒太多风险。

    处理好龙族上天之事;

    自身度过金仙大劫;

    纸道人上天庭入神职,为他谋正神之位,应对好今后的封神大劫。

    这才是自己需全力以赴的三件大事!

    这次机缘,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没就没了吧。

    【虽然不能变的更好,但起码不会因这次事件,而变的更差。】

    念及于此,李长寿轻笑了声,整个人再次恢复起了精神。

    前后,也不过片刻。

    心底念头豁然通达,一缕缕道韵在他心底流转,感觉自身与天地多了一份关……

    ‘且慢!’

    最近这感悟怎么回事?

    怎么总是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形冒出来。

    李长寿赶紧摁住自己这不安分的道心,吸纳重重感悟,稍后回山再行突破。

    压制感悟并非完全丢掉感悟,只不过,是让顿悟推迟,会损失一成到两成的好处罢了。

    现在大法师已经不在此地了,自己感悟突破暴露修为,已经没了半点正面意义,只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然而,李长寿这边刚压制住自身的感悟,就突然察觉到,身旁有一缕稍微浅薄,却也称得上玄妙的道韵,正缓缓朝着四周流转……

    突破了?

    刚才还以为有琴玄雅只是偶有所悟,看此时她这般模样,似乎是要突破一个境界!

    原本席地盘坐的有琴玄雅,此刻正缓缓悬浮,身周有一缕仙灵之气环绕,一朵朵六瓣莲花,在她体内缓缓飘出。

    六瓣……

    李长寿顿时感觉……有些低了。

    达不到九瓣,最少也应七瓣、八瓣,这样才算根基扎实。

    不对,不只是突破!

    似乎还是连续突破,直接渡劫!

    李长寿思索少顷,已有决断,对熊伶俐传声道:

    “伶俐,去百丈之外,对周围大喊,这里有人要渡成仙天劫,让他们离远点。”

    “哦!”

    熊伶俐扛着大锤朝远处跑去,每跑两步,又扭头小声问了句,“表兄,是在一个方向喊吗?”

    “稍后我会在此地立下大阵,你在大阵边缘跑几圈,不断呼喊就是。”

    “哎,明白了!”

    熊伶俐扛着大锤迅速跑走。

    她现如今已是炼气士,修行入了门,自然知道天劫对炼气士的重要性;

    熊伶俐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么聪明,但也不算太笨,她也隐隐知道,海神应该也是仙人。

    而海神的显灵,其实就是一些术法。

    ——这一点,她老爹在她还没出门时,早已说过不知道多少次。

    但她娘亲说,海神与其他所有炼气士都不相同,海神会庇护他们寨子风调雨顺,不受外敌侵犯。

    娘亲还说过,神其实都是仙,但仙却不一定是神……

    最显而易见的一点,信奉海神之后,大家日子都过得好了起来,不用出去打猎就有吃不完的肉、穿不完的衣服。

    现如今,他们寨子里的女人们,谁……还没个貂?

    就冲着这一点,熊伶俐也要用自己这一把子力气,守护好世界上最好的海神!

    熊伶俐刚跑出五十丈远,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连忙扭头看了眼。

    一颗颗灵石自李长寿袖口飞出,同时落在了此地林间七七四十九个方位。

    灵石之间灵气流动,一缕缕光束绽放,一座大阵的光壁,被瞬间撑开。

    乖乖,海神大表哥真的好厉害……

    熊伶俐眨眨眼,低头在自己甲胄内侧摸出了一面铁皮,卷成了喇叭状,猛吸一口气,对着半空用力大吼:

    “都不要过来啊!”

    百里内,路过的不少炼气士顿时来了兴致,一个个驾云踩鹤,朝着这边缓缓靠拢。

    然而,又听一声:

    “这里有人渡天劫啦!”

    这群炼气士瞬间停下前行,转身就朝着更远处飞去,并将灵识、仙识投到了此处。

    ……

    天劫,就这般略显轻浮的来了。

    饶是有琴玄雅道心坚韧,面对生死未知、且被人反复提起数十年的成仙天劫,此刻也有些无措。

    “长寿师兄……”

    “有琴师妹,我在这。”

    五十丈外,正准备溜出大阵的李长寿,闻言传声回了句。

    李长寿笑道:“恭喜师妹,今日喜提天劫,估摸着还是七重或者八重天劫。”

    有琴玄雅顿时苦笑不已,但听闻李长寿调侃,她心底莫名安稳了许多。

    “长寿师兄放心,玄雅定会全力以赴!”

    李长寿传声道:

    “我此前给你的渡劫所用之物,你可带在身上?

    若带在身上,用就是了,不用顾虑其他。

    切记,万事以性命为上。

    天劫是根据你的资质与此时实力凝成,你根基……还算扎实。

    只需将自己的法力合理分配,前面不要用力过猛,撑过天劫问题不大。”

    有琴玄雅轻轻点头,抬头看了眼空中汇聚的云雾,迅速取出了两套法爷鸟笼,将鸟笼布置在了两侧,相隔二十丈。

    随后,她拿出了几瓶李长寿早先送她的灵丹,却将融仙丹放了回去。

    按她的脾性,那融仙丹是断然不可能用的……

    其他三类丹药,是李长寿为灵娥准备好的‘渡劫套餐’……一小部分。

    第一类丹药是提升自身对雷霆的抵抗力,第二类丹药可持续性散发药力,不断恢复自身法力,第三类丹药可持续疗伤恢复血气……

    最难炼制的,自然是第一类丹药,与之相比,后两种都显得普通了些。

    空中,劫云已开始迅速汇聚,一片巨大的灰云在缓缓旋转……

    李长寿散掉周遭大阵,身形立刻后退。

    有琴玄雅背后火鳞剑匣轻轻颤鸣,下一瞬,那把大剑冲天而起,在空中裂开,化作总共三十六把燃烧着青玄真火的飞剑。

    上方,劫云之下雷斑闪耀,第一道天劫即将落下!

    有琴玄雅并起剑指,口中轻喝一声:“散!”

    三十六把飞剑齐齐散开,有琴玄雅身形缓缓升空,略微仰头,那张冷艳绝美的俏脸上,没有一丝惧怕,只有坚毅与果决。

    咔——

    一道雷霆直直砸落,哪怕是在此地小世界,天劫之威,依然如此霸道!

    已经在十里之外的李长寿缓缓点头,此前自己对有琴玄雅的叮嘱,倒是发挥了一些效果……

    宝图之外;

    两座仙岛、湖边各处,三教仙人,纷纷被宝图上出现的那一小朵灰云吸引。

    没想到,还有这种小节目……

    他们的仙识并未受影响,大多朝着有琴玄雅所在之地汇聚而去……

    按截教的教内传统,见到这般阵仗,立刻有个天仙境的老者站了出来,先是猛抽一口凉气,而后惊讶道:

    “竟然是成仙天劫排行第六的八荒八难三十二仙禽劫!”

    云上地上,也多了一些笑谈声:

    “好机缘,在宝图中竟能引来天劫。”

    “方才贫道掐指推算,这是人教度仙门之弟子,似乎是叫玄雅,资质着实不错。”

    “人教有福,有福气啊。”

    而此时,最紧张的自然是度仙门众仙与众弟子。

    酒玖小手握着酒葫芦,紧张到时不时仰头灌一口,仙识看着宝图内,那一道道天劫不断对有琴玄雅劈落的情形,小师叔着实捏了把汗。

    季无忧掌门倒是嘴角含笑,此时他已经看出,有琴玄雅最起码能撑到第八道天劫。

    而第八道天劫落下,是生是死,五五参半。

    这其实,已是相对不错的成功概率了。

    成仙天劫其实都十分迅速,前后不过片刻就会劈完走人。

    毕竟天道老爷也很忙,洪荒炼气士基数太大。

    成仙对个人而言是了不得的大事,但对天地而言,却只是一只蝼蚁长了翅膀、一只蝌蚪变了态,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季无忧很快就皱了下眉头,嘴角的笑意也慢慢收敛。

    第六道天劫,有琴玄雅已应对得当,但她的法宝火鳞剑匣被天劫劈散,自身元神被天劫所伤……

    此时,有琴玄雅应对天劫之法,已是齐齐用出;

    她浑身上下也多了一道道焦黑的痕迹,看起来颇为狼狈。

    第七道天劫已然在酝酿,劫云上方化出灰色的百鸟飞舞之异象,有琴玄雅自身气息……已是有些不畅……

    “糟了,”季无忧缓缓吐出这两个字,身后六十余名度仙门仙人、弟子,顿时更为担忧。

    李长寿此刻也在皱眉,注视着半空站着的那道倩影。

    她应该能扛过第七道天劫,但第八道天劫……

    果然,突破太快,根基不稳,匆忙渡劫确实有些勉强。

    但莫说李长寿此时尚未修成金仙,便是修成大罗,面对这般情形,也无法出手护住有琴玄雅。

    贸然出手非但于事无补,还会惹来天罚。

    成仙天劫,只能自己去扛。

    资质出众就要承受更高难度的挑战,这就是天道的平等。

    李长寿缓缓闭上眼,总归也是跟有琴玄雅有些交情,借她之手做了许多事,心底难免有些不舍……

    正此时,突听有琴玄雅发出一声轻喝!

    她身形突然朝着下方俯冲,直接钻入了一只法爷鸟笼中,随后身周法力涌出,准备硬抗第七道天劫!

    众仙顿时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法宝?

    还能抵挡天劫不成?

    而李长寿顿时明白了有琴玄雅的打算!

    几乎她刚刚躲好,一束青色雷光自空中砸落,其内仿若有一只只飞禽在呼啸,瞬间击中那只大号鸟笼!

    一时间,雷光爆发,那鸟笼化作了一颗雷球,无数雷霆朝着四面八方乱飞,周遭百丈的树林转眼就被夷平!

    一股天劫之力爆发开来,法爷鸟笼瞬间被扯碎,而二十丈外、另一只尚未用过的法爷鸟笼,也被天劫之力直接毁掉!

    李长寿心底暗自点头……果然,这东西每个人渡劫时,最多只能用一次。

    但天道,默许了这般取巧的手段!

    少顷雷光消散,有琴玄雅再次冲天而起,一把把飞剑自各处飞来,围绕在了她身周。

    此刻她的气息、伤势,与第七道天劫落下之前,几乎毫无二致!

    仅仅只是法力有些亏损。

    三教众仙的头顶,顿时冒出一个又一个问号……

    李长寿微微一笑,心底对有琴玄雅竖了个大拇指。

    主动放弃第七道天劫,用自己最强的状态去迎接第八道终极雷劫,既能让自己有更多把握,又能尽可能的接纳天劫给的好处。

    有毒师妹并不顽固,只是平日里欠了点情商罢了。

    ‘倒是没浪费这两只鸟笼,加油吧,有毒师妹,希望你成仙之后毒性能渐渐消散。’

    然而……

    李长寿心念刚停,空中已有一只雷凤展翅冲下,扑向有琴玄雅!

    “剑起!”

    有琴玄雅一声轻喝,右手并剑指、指向空中,身周飞剑环绕,残破的裙摆与长发飘舞,迎向那只雷凤!

    这一刻,光效拉满、姿势满分!

    如果不是有琴玄雅口中喊的那句,绝对会给李长寿留下不错的天劫观赏体验。

    “长寿师兄,玄雅前路等你!”

    言罢,雷、人已然相撞,道道闪电乱劈,这片小乾坤的天地间满是青色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