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毒液诸天 > 第315章 暂时罢手
    刚才虽然有五行剑气阻挡,极乐真人还是隐约看到了里面的情况,许飞娘躬身向葫芦参拜的时候,他自然注意到了,如果属于自己的宝物,根本用不着那么麻烦,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催动,而许飞娘用的这么麻烦,唯一的解释她并不是真正的主人。

    许飞娘听了极乐真人的话微微有些发愣,这件法宝的确不能算是自己的,还是杨简送给她护身的,不过对方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那又如何?此宝乃是吾之好友借于我防身所用,与你何干?难不成你想抢夺?”

    极乐真人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能够抢到的话就好了,可惜宝物有灵,除有主人的认可,否则就算抢到手也用不了。”

    许飞娘想到葫芦里那白白胖胖的婴儿,的确有灵性,甚至有脾气,如果不是杨简有交代,她甚至无法控制这件宝物。

    极乐真人看着许飞娘,叹道:“真是身怀宝物而不自知呀!看来你并不知道这件法宝代表着什么,此乃功德灵宝,其珍贵程度远胜于天府奇珍,我不是此物有灵,只有得到认可的人才能够使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抢夺。”

    “比天府奇珍间还珍贵!”许飞娘惊讶的叫出声来,她也知道这将宝物不凡,可是从来没想过竟然如此珍贵。

    何为天府奇诊,就是仙界之人临凡,带来的灵宝,所用的材料是凡间所没有的天材地宝炼制而成,往往威奇气大,可是现在有人告诉她,自己手中的这个葫芦居然比天府奇珍还珍贵,不禁有些难以置信。第

    “不错,此乃功德灵宝,杀人不沾因果,很少有人把功德灵宝炼制成杀戮之宝,因为不沾因果也是相对的,每杀一人便会消耗一部分功德之力,而功德之力是世间最神奇的力量,若有足够的功德,甚至可以抵消天劫,不必渡劫便能成就天仙,同时身具大功德之人气运加身,修行一帆风顺,无灾无劫。

    不知何人能够将如此珍贵的宝物借给你,对你可谓信任有加,可惜是你却有些辜负他的信任,如此肆无忌惮的使用此等至宝杀戮,一旦功德之力耗尽,他也会受到牵连,到时大祸临身。”

    身怀功德灵宝之人,一生无灾无劫,乃是福德真仙,这种人很少有人愿意与他们为敌,因为你一旦对功德之人出手,必然受天道唾弃,什么倒霉事都有可能发生在身上。

    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被人算斗,功德一空,甚至做无可挽回的罪过,业力缠身,到时候再出手无过反而有功,就像是传说中的巫妖之战,原本他们一个掌天,一个管地,积累功德不少,可是三清和西方二圣算计,彼此征战不休,导致洪荒破碎,业力缠身而没落。

    许飞娘愣住了,已经相信了极乐真人的话,当初成就天仙渡天劫的时候就非常奇怪,为什么所度过天劫威力弱得不像话,,几乎没怎么遇到危机便过去了,现在想来必然是这生功徳之力抵消了大部分天劫的缘故。

    许飞娘看着葫芦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位杨简前辈如此放心地把这等至宝借给他,这份恩情实在是太大了。

    “吾此生能有这等至交好友,实在得天之幸,他日若有所需,吾必当竭尽全力,纵死无悔,不过在此之前我还需为太乙道友讨回一个公道。”

    许飞娘心中感动,可是这时候并不打算多说什么,也没有怀疑杨简别有用心,因为她所得到的好处已经太多了,就算是他们不把自己卖了都还不起,哪有这样别有用心的人。

    “阁下难道还想继续与峨眉为敌吗?虽然当日他们围攻太乙道友,导致混元道友身陨,可此乃天意如此,如今你也已经斩杀苦行道友,仇怨相抵,难道你还要继续下去?”

    说实话,极乐真人实在不想跟许飞娘为敌,毕竟这种人最麻烦,只要是功德灵宝在手,打不得骂不得,否则功德化作诅咒反噬,业力缠身,就算他极乐真人修为再高也承受不住。

    “哼,区区一个苦行头陀,哪里消得了我心头之恨,当日围攻太乙道友之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的事,你极乐真人若想出手尽管来就是,我奉陪到底。”许飞娘说着收起葫芦,然后把手中的五行诛仙剑横在身前,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罢了罢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先把苦行道友的尸体带回去。”

    极乐真人身上的气势爆发,不断地施加压力,可是看到许飞娘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最终还是收回身上的气势,抖手发出一道银带,卷起齐金蝉,笑和尚,朱梅也迅速抱起苦行头陀的尸体,飞到天上与极乐真人汇合在一起,化作一道遁光消失不见。

    等极乐真人离开之后,许飞娘才松了口气,把手中的五行诛仙剑收了起来,别看她刚才说的硬气,可实际上她的心里也是发虚。

    许飞娘却很清楚,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自已绝对不是极乐真人的对手,至于玄黄葫芦,许飞娘听了极乐真人的话之后,已经打定主意,除非真的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否则绝对不会再用。

    极乐真人的离开也让在场的一众魔头放松下来,人的名树的影,极乐真人之名天下皆知,绝对威慑天下群魔,极乐真人在场,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注意到,一剑给斩了。

    随后诸魔又想到了之前黑袍人的表现,眼中尽是佩服,那可是极乐真人呀,居然被逼走了,而且还当着极乐真人之面,将东海三三之一的苦行头陀斩杀,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扬出去,到时候必然会引起一场大地震。峨眉派作为正道之首,东海三仙又是领袖式人物,就这么被斩杀了,而且还是形神俱灭的那种,峨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你必然是一场大战。

    许飞娘浑不在意众人的目光,转身回到寺内,脱脱大师连忙跟上,有些事情需要商量一下,因为脱脱大师很清楚,接下来许飞娘必然会遭到峨眉派各种针对,为了防范他们的阴谋诡计,必须提前做好打算

    却说极乐真人带着齐金蝉,笑和尚,后面的朱梅抗着苦行头陀的尸体在天上飞行,几人脸色都不好看,苦行头陀被朱梅用法力强行把头颅接了回去,可是终究是一具尸体,死的太彻底,无力回天。

    朱梅一脸的悲泣,三仙二老的关系向来不错,多年来相互扶持,虽然偶尔也有些争执,可是并无伤大雅,可是看到自己相交多年的好友就这么死了,虽然不像笑和尚那样哭的伤心,可是两眼也是发红。

    “真人,难道以您的实力也奈何不了那黑袍人嘛?”朱梅终于忍不住开口向极乐真人问道。

    极乐真人摇摇头说道:“那人实力虽然不弱,手中又有五行仙剑这等至宝,天下将能够胜过她的不过十指之数,不过我若全力出手将其拿下也不是难事,可问题是对方那手中的那件葫芦灵宝。

    你也清楚功德灵宝的特殊性,虽然被我一通说道,不敢轻易使用,可是一旦被逼急了,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如果真的用那件功德灵宝来对付我,我也挡不住。”

    极乐真人稍微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另外我还有一个担心,那黑袍人非那家葫芦真正的主人,也就是说在他背后还有高人,能够炼出如此功德灵宝的绝非泛泛之辈,我就担心她背后的人会出手。”

    朱梅连忙问道:“真人,您可知道那功葫芦灵宝真卫的主人究竟是谁?为何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等宝物?”

    “不用说你,连我都没有听说过,想当年我纵横天下,见识了奇珍异宝,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葫芦形的功德灵宝,难道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现的。”

    极乐真人也是疑惑不解,按理来说这种功德灵宝只有仁了说中的圣德之人才能够炼制出来,这种人物应该早就名传扬天下才对,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吗?苦行师兄岂能就这么白死!”朱梅满脸的不甘,脑海中浮现出黑袍人的样子,咬牙切齿显然是恨之入骨。

    “此事肯定不能这么算了,不过不能乱来,还得从长计议,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了,回去之后跟齐掌教商量一下吧,如果真的想要报仇的话,恐怕要请需要那位几位佛门大能一起出手才行,否则那葫芦真正主人一旦出手,我也抵挡不住。”极乐真人对于葫芦真正的主人已经忌惮到了极点,能够炼制出这等法宝,修为肯定弱不到哪里去。

    朱梅听到极乐真人这么说,脸色好看了许多,想到与峨眉那几位佛门大能,又重新振奋起来,道门有三仙二老,佛门亦有三僧二尼,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天蒙禅师,尊胜禅师,白眉禅师,芬陀大师,神尼优昙,每一个者是修为高深之辈,实力不在极乐真人之下。

    说起来这个世界佛道两派的关系有些奇怪,双方好的像是穿一条裤子一样,一切以峨眉为尊,佛门从旁辅助,可是佛门的总体实力明显要比道门高出一筹。

    道门最有名的除了极乐真人这少有露面的高人,便以三仙二老最为出名,可是三仙下二老的实力明显比佛门的三僧二尼,而且所谓的三仙二老当中居然还有苦行头陀这明显的佛门中人。

    佛门的总体实力丝毫不弱于道门,更有三僧二尼这等高人坐镇,峨眉凭什么能够指挥的了他们?

    杨简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逐渐有了猜测,佛门同样有着自己的布局,而且比峨眉派的布局更大。

    从蜀山剑侠的剧情来看,佛门行事一直很低调,躲在峨眉的后面悄然行事,只有峨眉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手相助,如此一来峨眉就欠了他们的人情,而且是越欠越多还不清的那种,欠着人情就必须要还,那么用什么来还呢?

    答案是整个蜀山世界,或许峨眉派的一众高人直到最后还以为是自己得了便宜,却不知道他都把整个世界都卖给了别人。

    最后的结局是峨眉派为首的一众道门高人荡尽群魔,功德圆满,如愿以偿的飞升仙界,可是如此一来留在蜀山世界的道门之人就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上不得台面的小辈了,而魔门的一众高手又被斩杀殆尽,而佛门却留下了高手坐阵,这种情况下还有哪个势力能够对抗得了佛门,只要佛门高手愿意,可以在短时间内把残存的道门和魔门之人斩尽杀绝,让这个世界彻底成为的佛门培养人才的根据地。

    所以杨简有理由相信,实际上在这场博弈当中,一直隐藏在峨眉后面的佛门才是最后的赢家,而且期间还有无数天赋绝佳的弟子比拜入佛门,明目张胆的挖道门墙角,而峨眉派一众高层还千恩万谢,简直是蠢到家了。

    所以佛门的行为充分向世人展现了什么叫低调做人,闷声发大财的道理,想想他们最后可能的收获,恐怕梦中都会笑醒。

    对于佛门的算计,齐漱溟这个峨眉掌教肯定不清楚,而苦行头陀就不一定了,毕竟他也是佛门中人,另外一些道行深厚的高人应该也能发现一些端倪,比如说是极乐真人,不过就算是他发现了,恐怕也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因为他同样需要峨眉大兴的计划,借助这次机会与自己的道侣一起飞升仙界,至于道门弟子以后如何他才不在乎呢?

    极乐真人不在说话,低头思考着那黑袍人的身份,不断的推演天地,希望能够发现一些线索,可惜许飞娘身上有杨简送的隐藏天机的宝物,最后自然是什么都没算到。

    至于朱梅则在想着如何为苦行头陀报仇之事,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将黑破人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至于作为小辈的齐金蝉和笑和尚,两个小家伙这会儿也没有往日的灵动。

    齐金蝉以前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峨眉派掌教,母亲妙一夫人法力高强,没有人敢拿他怎么样,可是没想到今天却亲眼看到自己的师伯苦行头陀被人斩杀,这才发现自己所谓峨眉掌教之子的身份并不保险,遇到真正的狼人同样是照杀不误,这让他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能像以前那样放肆了,万事一定要小心,保密要紧,同时也要好好的修行,不能像以前那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最后作为苦行头陀弟子的笑和尚有些迷茫,两只眼睛仍然有些红肿,恩师死去让他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对于自己以后的路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