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毒液诸天 > 第314章 苦行头陀之死
    太乙五烟罗本身作为一件护身至宝,当初太乙混元祖师多意法宝之一,虽然主要用来防御,可是若是反过来用以困敌,同样可以发挥出神奇的效果。

    笑和尚被困住之后,左冲右突,手中的无形剑一阵劈斩,却始终无法破开,毕竟无形剑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的无形无相,用于偷袭最合适不过,可是正面对敌攻击必上有所欠缺,而且笑和尚修为尚浅,比起许飞娘来说天差地别,眼睁睁的看着太乙五烟罗越收越紧,即将被困住。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苦行头陀也顾不得隐藏了,直接现出身来救人,笑和尚可是他苦心培育的弟子,不能就这么折在这里。

    本来极乐真人是打算出手救笑和尚的,没想到苦行头陀因为太过关心弟子,提前出手了,极乐真人也就暂时放下心来,觉得以苦行头陀的法力道行,就算不敌短时间内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他可以趁机观察一下黑泡人,看看对方实力如何。

    刷!!

    一道白光闪过,苦行头陀手持无形飞剑斩向太乙五烟罗,无形剑气催发到了极限,他很清楚必须要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人救出,要不然自己的弟子可就危险了。

    苦行头陀没想到的是,他的无行剑气还没有落到五彩烟云屏障上,许飞娘却主动把太乙五烟罗收了回去,把苦行头陀吓了一跳,强行把无行剑收回,否则继续斩下去,就要先把自己的好徒弟给斩成两段了。

    因为强行收回剑气,苦行头陀有些气闷,可现在已经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一把抓住笑和尚,就准备逃走。

    “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留下吧!”许飞娘发出低沉的声音,右手一挥,袖中飞出一道五彩神光,接着一分为五,却是黑,白,青,红,黄五柄仙剑。

    同时太乙五烟罗再次出现,平铺开来化作一副阵图,五柄仙剑按照玄奥的轨迹落下,转眼间布成一座五行剑阵,将苦行头陀师徒二人困在里面,而许飞娘自己也化作一道彩光进入阵中。

    “不好!”极乐真人惊叫一声,他能够感受到这座五行剑阵的强大,运足目力也只能隐约看到被困在震中的苦行头陀正在奋力挣扎,全力出手攻抵挡的那数之不尽的五行剑气,如果时间拖延的久了,恐怕真的会有生命之忧。

    极乐真人手中一柄仙剑斩下,剑光纵横,不过那座剑阵也爆发出五彩霞光,与剑光撞在一起。

    “噗!!”

    一声沉闷至极的声音响起,五彩霞光被破开,露出组成剑阵的五柄宝剑,极乐真人的剑光继续斩下。

    嗡嗡嗡!!!

    五柄宝剑忽然剧烈震动起来,散发出的五彩光华交融在一起,五行相生,催发出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剑气激射而出,与极乐真人的剑气撞在一起相互抵消。

    以及乐真人的修为,一时之间也奈何不得这座五行剑阵,朱梅也冲过来想要助阵,可是他更倒霉,甚至无法接近五行剑阵。

    极乐真人和矮叟朱梅被挡在外面,短短不过一瞬间,却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已经错过了救援苦行头陀唯一的机会。

    五形剑阵内部,看着苦行头陀护着弟子,奋力抵挡五行剑气的身影,许飞娘眼中露出流露出一丝仇恨的光芒,拔开挂在腰间葫芦的盖子,轻轻一拍,一个一尺多高散发着白光的婴儿出现,眼中忽然射出两道白光,瞬间把苦行头脱给定在那里。

    许飞娘身体弯了下去,向那白白胖胖的婴儿一拜,同时口中喊道:“宝贝儿,请转身。”

    那婴儿口中又喷出一线亳光,在苦行头陀脖子上绕了一圈,顿则苦行头坨一颗硕大的头颅落下来,不仅如此,连他的元神都没能逃脱,肉身与连神一起被斩杀了。

    “不!师傅!”

    笑和尚失去了师傅的保护之后,身上瞬间被五行剑气划出一道道伤口,鲜血直流,染红了他的衣服,可惜他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这疯狂的冲到苦行头陀身边,抱住他的头颅和尸体,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喝!”“杀!”

    阵外的极乐真人和矮叟朱梅听到笑和尚的哭声,顿时知道不妙,同时怒吼一声,把手中的仙剑推动到了极限奋力斩下。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五彩华光溃散崩解开来,化作漫天光雨,纷纷洒落,宛如天女散花一般。

    目的已经达成,许飞娘也不打算跟他们继续纠缠,直接伸手一招,收回了五行诛仙剑和太乙五烟罗退到一边,露出笑和尚抱着苦行头陀尸体痛哭的情形。

    在场的人无论是正道的极乐真人,朱梅,齐金蝉,还是魔道一方的魔头们,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苦行头陀,名震天下的东海三仙一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打败了,连头颅也被斩下来了,就这么死了!

    极乐真人都有些无法接受自己所看到的,因为他发现苦行头陀不仅仅是被斩掉头颅就连元神也被斩杀,是真正的形神俱灭,连投胎转世机会都没有,在修行界这是最长少见的情况,因为就算是有天的仇恨杀人不过偷点地至少给对方留下一个投胎转世的机会,没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可是没想到这黑泡人居然如此狠辣。

    “阁下不觉得自己出手太狠毒了吗?你居然连元神也斩,投胎的机会都不给他,实在有违天道,不怕日后天劫临身死于非命吗?”极乐真人死死的盯着一身黑袍的许飞娘,眼中少有的流露出了杀气。

    极乐童子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居然让对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斩杀了苦行头陀,都不知道回去之后怎么跟齐漱溟他们交代。

    包括毒龙尊者,五鬼天王尚和阳这些魔头看像许飞娘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恐惧,感觉这才是真正的魔头,比他们狠多了。

    许飞娘却发出一阵冷笑,茵口气中带一丝讽刺的说道:“狠毒吗?我却不这么认为,如果说这算狠毒的话,那么当初他们东海三仙合力围攻吾之好友太乙混元祖师又算什么?”

    听到许飞娘说起太乙混元祖师,极乐真人和朱梅都是一愣,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对于太乙混元祖师的事情他们当然非常了解,当初峨眉确实做的很不地道。

    “你究竟是谁?跟太乙混元祖师是和关系,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你这样的好友。”朱梅一脸阴沉的喝问道。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对于当初太乙道友的事情,我可是调查的很清楚,说好的一对一斗剑,可是你们峨眉无耻之尤,眼看着齐漱溟即将落败,东海三仙就一起上前围攻,尤其是这苦行头陀,以无形剑偷袭,最终被你们围攻致死,同样是形神俱灭,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你们不仅狠毒,而且无耻,我自愧不如,至少我跟他交手是一对一,没有用那些下作的手段。”

    极乐真人从黑袍人身上感受到了几乎凝成实质的恨意,尤其是说的太乙混元祖师的时候,确认此人跟太乙混元祖师关系非同一般,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至交好友?

    “话虽如此,可是阁下修为高深,远在苦行头陀之上,手中又有至宝,如此毫无顾忌的出手,岂不是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以大欺小?哈哈哈!当初他们当初东海三仙围攻太乙道友,以多欺少,现在我以大欺小回报,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对了,说起来你跟太乙道友好像也有些交情,那当初太乙道友被东海三仙围攻致死的时候,你可曾为他说过一句公道话?”

    许飞娘当然清楚太乙混元祖师死后李静虚的表现,完全像是一个没事一样,理都不曾理会,口气多了一丝质问。

    极乐真人此时别提有多尴尬了,的确他跟太乙混元祖师确实有些交情,甚至两人关系还算不错,可是当初太乙混元祖师被围攻致死的时候,他连个屁都没放,而且现在还站在峨眉派一方,如今被人当面质问,怎么可能不尴尬?

    可是李静虚也没办法,因为他很清楚长眉真人的千年布局,无数次推演天机,峨眉大兴已是定局,哪怕数十年前天机大变,可是他并不认为有人能够打破峨眉布局千年的计划,而他还需要借助峨眉派的气运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才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峨眉派一边。

    “太乙道友之友之死我也感到心痛,不过此事乃是天意,顺天者逸逆天者劳,太已到有收徒不论品性好坏,弟子在外面闯了祸他只是一味的偏袒,以至于把门派气运败坏殆尽,又能怨得了谁?”

    听到极乐真人这么说,许飞娘难得的咱表示点头赞同,“你说的不错,可是纵然如此,太乙道友也不至于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说到底不过是峨眉想要成为正道领袖,聚拢道门气运,担心太乙道友创立的五台派与其不和,分薄了道门气运,所以才会下此毒手,而你若是愿意出手纵然无法挽回,至少能够保住他一命,可是你什么都没做,不是吗?”

    极乐真人微愣,本以为对方不惜正面跟峨眉为敌,为太乙混元祖师报仇,只是因为一时气愤,没想到对方看的如此清楚。

    “有些事情很难分得清谁对谁错,只是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我也无可奈何,无论如何今日你杀害一位峨眉长老,罪孽深重,我必须要给齐漱溟掌教一个交代,得罪了。”

    极乐真人说着,手中仙剑再次斩下,剑光闪烁,灵气涌动,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

    许飞娘很清楚以自己如今的修为,比飞极乐真人差了一大截,就算是有太乙五烟罗和五行诛仙剑有件相辅相成的至宝助阵,也不过是拖延一段时间,最后落败的还是自己,只能寨应敌另想办法。

    许飞娘解下腰间的葫芦托在手中,轻轻的一拍,那一尺高的婴儿再次出现,同时葫芦中喷出一道玄黄之气,凝聚成一道屏障,婴儿那白嫩的小手,将其托在手中举到半空,迎向极乐真人的飞剑。

    本来飞剑即将要斩在玄黄光幕上的时候,极乐真人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强行把飞剑收了回去,一脸狐疑的盯着笼罩在许飞娘表面的玄黄光幕。

    “这怎么可能?玄黄功德之光!居然凝聚成了实体!”

    极乐真人不得不震惊呀!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功德是一种最珍贵的东西,玄门弟子经常下山积累善功,就是因为他们做了好事,会得到天地气运的加持,与日后渡劫,受到天道护持,能够降低天劫的威力。

    不过积累善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通常来说一名玄门正宗的弟子积累十万善功凝聚的气运差不多够他成道天仙,飞升空灵仙界了,而这十万划分一下,就等于救助十万人的性命,一名修行之人可能要花费数十,甚至数百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本来所谓的善功根本是无形之物,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又真实的存在,可是也有例外,如果有足够的善功,凝聚到一起,那么它就会变成有形的功德,此时许飞娘手中的玄黄葫芦冒出的功德金光,显然是凝聚了大量功德之力,至少要救助千万人才能有此景象,由此至保护身,天地气运加持,要是伤了她,必然会受到气运反噬,修为越是高深的人越明白气运反噬的严重性,所以极乐真人才会强行停手。

    “你究竟是什么人?能够积累如此多的功德,完全可以做一个逍遥自在的功德之仙,没有人敢找你麻烦了,我不认为太乙都有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否则他只要沾染你少许功德气运也就不会落得个神形俱灭的下场了。”

    许飞娘听到这话却有些糊涂,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功德的妙用,没办法,太乙混元祖师毕竟是由魔入道,而这个世界的魔门中人从来是只讲实力,为了追求力量不择手段,尤其是许多魔道法宝炼制起来还需要孕妇婴儿之类的进行血祭,对于功德的了解也只是一个半吊子,自然也无法跟许飞娘和门下一众弟子解释关于功德的妙用。

    许飞娘看看手中的葫芦,又看看极乐真人,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功德气运?你究竟在说什么?”

    这下轮到极乐真人发懵了,拥有这么多功德之人,却不知道所谓的工作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极乐真人看着许飞娘手中的葫芦,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原来如此,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法宝根本不属于你,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