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大国芯工 > 第五章 工程浩大
    一个软件工程师,不一定通晓硬件,特别是高级语言工程师,基本上是脱离硬件的存在,软件工程师根本不需要知道硬件是怎么执行的,只要程序写好之后,通过对应的程序编译器翻译成机器语言。

    而一个硬件工程师,特别是硬件架构工程师,对软件必须要有很深的了解,他需要知道软件编译器的执行机理,要么更改硬件芯片设计,要么修正软件编译,为了,就是芯片有更好的执行效率。

    王岸然对c语言很是精通,以及对c语言的扩展c++也有很深的研究,但对于用c/c++来编译大型的软件,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挑战还是很大。

    不过对于理工科来说,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芯片的设计首先要确定芯片的架构,就如建设一个工厂,首先要确认生产什么东西,产量设计多少,只有先明确这些,才可以确定工厂的位置,布局。

    而设计一款芯片设计软件,首先是需求,c/c++语言面向对象的设计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每个晶体管包含数个信息,一位置信息,也就是晶体管显示出来的位置,二晶体管的类型,三晶体管的状态,四晶体管的激发条件,这也是最重要的,涉及到晶体管模拟测试。

    这是微观方面,而在宏观架构上,输入输出结构,存储结构,模拟测试结构,逻辑门模型,通用寄存器,逻辑整数浮点运算结构,缓存结构,指令集结构,每一个都是相对独立的整体,可以相互通讯数据,但不需要知道对方是如何工作。

    这些逻辑电路都需要一行行代码写出来。

    “现在要是手下有100号熟手,我可以在一个月内把测试版本弄出来。”

    没钱,没人,王岸然很无奈。

    第二天一早,王岸然来到清大研究生院。

    “我说岸然,你这次玩大了啊,怎么着,可真应了你的名字,道貌岸然啊!”

    王岸然看到好兄弟贾国防也是激动,狠狠的拥抱一下,对他来说,已经十几年没见过他了。

    贾国防一把推开道:“岸然,你这是怎么了,怪怪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好好的出国留学,多少人做梦都想的事被你一把推了,霸气啊,来,喝口水,陪兄弟好好说说!”

    王岸然看着贾国防穿着大裤衩,大夏天的,把袜子搁在暖气片上,屋子里,还是熟悉的味道。

    掩着鼻子,道:“是兄弟就别问,啥也别说,我来是请你帮个忙,把上机卡给我用一下。”

    “不会吧,老兄,我每个月只有30个机时,你要给我用光了,我的论文岂不是抓瞎。”

    口里这样说着,手上还是毫不犹豫的把上机卡给了王岸然。

    30个机时肯定不够用,好在王岸然对ibm390这台小型机有足够的研究,其内存机制有一个小漏洞,连续读取时有大概率会造成内存溢出,从而可以轻松获得管理员权限。

    到时候不光可以将计时停止,还可以在硬盘里设置一块专用区域,要知道1993年的移动存储就是软盘和光盘,自己每次操作完电脑,不可能把数据全部带走,上机的时候再带回来。

    IBM390小型机,不光可以写软件,作为国内首屈可数的顶尖高校,清大也是全国第一批接入国际互联网的高校,王岸然还记得数个国外知名高校ftp网址,里面有着最新的芯片技术论文,以及硬件标准,这也给王岸然编写软件提供了便利。

    不过,王岸然显然低估了独立编写一套大型软件的难度,十天后,王岸然写出来三万多条代码,这还是借助于他超高的手速,和参考前世芯片设计成熟的模板,而整体架构的设计才完成10%,这样下来,光架构设计就需要100天的时间,再加上更加繁杂的功能嵌入,调试,单凭他一个人,就是三五年也不一定写完。

    这个时间,让王岸然有些绝望,这三五年可是芯片发展的黄金时间,错过了,想要规避那些芯片巨头的专业壁垒,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较量,难如登天。

    不说CPU行业双雄争霸,即便是显卡领域,也在两三年后,进入八国争雄,包括3dfx,英伟达,ati等一大批显卡厂商,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数个月,就是intel也在这个时候凑上了热闹。

    时间耗不起,这一天,王岸然敲完寄存器代码最后一行,编译成功之后,将程序存盘,来到贾国防宿舍。

    “我真是佩服你,岸然,外面都闹翻天了,你都不为所动,这份定力,我贾国防不如你,不过我更奇怪的是,我30个机时的上机卡,你是怎么上了一个月,这你得教教我。”

    王岸然恩了一声,继续吃贾国防从食堂带回来的饭。头脑里还思考着怎么提高工程进度。

    待到贾国防又喊了几次后才回过神。

    “恩,怎么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啊?岸然,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一直没问你,你用那么多机时是干什么,对了,你父母来燕京了,你怎么一直避着他们。”

    “你说我爸妈来燕京了?”

    “你不知道?”

    “没人跟我说啊!”

    贾国防一拍脑袋,随手扯下脚上的袜子,一扔,袜子稳稳的落在暖气片上。

    “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学校的人找不到你,还寻了我,问有没有见到过你,我们是兄弟我怎么可能暴露你的行踪,当然说没见过了,听说他们还报了公安……”

    王岸然一阵气恼,道:“你傻啊,我这半个月一直住你这,怎么一个字也不提。”

    贾国防摸了摸脑袋,道:“我以为你是故意的,你一来的时候不就说,什么事都不要跟你讲,讲的话就不是兄弟,我以为这都是你计划好的事呢!”

    王岸然一阵苦笑,这理科男一个个都是直脑筋,贾国防更是一根筋,但他也是全班在学术上成就最高的几个之一。

    在前世,贾国防在清大硕博连读之后,到剑桥大学自动化专业深造,回国之后在清大留校任教。

    他的特点就是不修边幅,怎么方便怎么来,经常穿着大裤衩、拖鞋就去上课,到了网络时代,被他的学生拍了照放到网上,被戏称为农民教授。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