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太上执符 > 第五十六章 放火烧山
    十二万九千六百乘以四万八千,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字体轮回变换速度太快,并且还是随机变换,除非是一眼就看穿这个文字三分之一以上的奥义,否则想要学习掌握这个文字根本就不可能。

    这是诸神的文字,代表天地理法,代表着法则的演变规矩,纵使诸神,也未必能全部吃透,只是学会了而已,不曾深入研究。

    学会写一个汉字,与彻底明悟一个汉字的演变过程、时代,那是两回事。

    杨三阳听了白泽的话有些丧气,不过却打起精神,努力的盯着金乌羽毛看个不停,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坚毅:“想要求道修行,这一关不论如何都是过不去的,我必须要学会神语。”

    字体不断变换,杨三阳便努力强行记忆,没有丝毫的放松。纵使死记硬背,也要将神语学会,明悟神语中的无数奥义。

    学习神语,其实就是修行,对天地间万物的一种认识过程,认识天地万物本质的过程。

    有了神祗赐下的羽毛,杨三阳便开始了大刀阔斧,思忖着如何走出火神部落。

    这一日

    杨三阳率领八百手持弓箭的族人,一路来到火神庇佑边缘之地,抬起头看向远方瘴气缭绕的大山,还有郁郁葱葱妖气冲霄的古路,双目内流转出一抹神光:“烧山!”

    杨三阳寻了干草,然后取出火折子,点燃了干柴,在由那八百壮汉驱动着火焰,向四面八方而去。

    铺天盖地的大火,染红了云霄。

    大火过处,鸟兽奔走,无数毒虫葬送于火海之中,只见大火过处一切灰飞烟灭,留下了一地的灰烬。

    “造孽啊!不过为了人类部落的发展,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不忍,但却摇了摇头,将那一抹慈悲舍去。

    大火速度快,但却快不过山林间的鸟兽,死的都是那些毒虫。有性格比较机灵的毒虫钻入地下泥土里,然后趁机度过一劫。

    “唳~”

    天空中妖气滚滚,鹰击长空,一只闪烁着黑色神光的大雕飞过火海,向人类扑来:“大胆蝼蚁,竟然敢放火烧我鹰蓟岭山脉,尔等好大胆子!”

    那妖兽凶威涛涛,骇得众位原始人手脚发软,二话不说转身便逃,就连杨三阳这个神子都不顾不上了。

    杨三阳没有动,燥裂的妖风卷起砂石,吹得人睁不开眼。

    不紧不慢的拔出头上金黄色毛发,只见杨三阳拜了一拜,只见一道金光闪烁,那妖兽坠落在地,溅起了一地殷红。

    弹指间灭杀了一只妖兽。

    “这畜生比之弥风大王远远不如,不过你放火烧山有什么用?”白泽不解。

    大火熊熊蔓延百里,然后却见大荒虚空风水呼应,下起了瓢泼大雨,将那大火扑灭。

    “这方圆百里没有草木,便不会有野兽,没有野兽就不会有妖兽,没有妖兽就象征着安全!”杨三阳看向白泽:“日后每年都来此地放一把火,过了三五年那些野兽便知晓此地凶险,毒虫的虫卵彻底燃烧干净,此地便可种植粟米。”

    妖兽也好,野兽也罢,俱都是趋吉避害,天生通晓灵性。只要自己连续放几年大火,这群野兽自然知道厉害,到时候就不会在此地定居下来。

    然后自己就有办法将此地开辟成良田!

    “不过放火烧山太过于毒辣,被诸神不喜,反倒是魔祖喜欢你这种作风。魔祖若遇见你,定然会引为知己!”白泽轻轻一笑,眼睛里满是怪异之色。

    “我这也是没办法,为了部落的生存,终有一日火神庇佑之地容不下十几万的人口!到那时必须向大荒迁移,我烧出一个妖兽禁区,也算是提前做好准备!”杨三阳闻言不置可否。

    一把火烧完,然后扫过地上妖兽,再看看逃入火神庇佑之地的部落勇士,杨三阳面色不好看,拖拽着妖兽便往回走。

    “果然,这个世界谁都靠不住!”杨三阳叹息一声。

    那八百壮汉似乎知晓自己做错了事情,纷纷低下头跟在杨三阳身后,眼睛里满是愧疚之色,不敢言语。

    回到部落,杀妖吃肉。没有妖丹,但是却可以炖‘鸡汤’,满满的一砂锅妖兽之肉,香气扑鼻十里。

    无数原始人眼巴巴的看着,但是却不敢上前,只能站在杨三阳的屋子外。

    屋子内

    杨三阳吃着鹰肉,啃着鹰爪子,耶坐在在杨三阳对面,吃的不亦乐乎。

    女首领喝着鹰汤,双目内露出一抹满足,肚子撑得很大。

    半响

    耶吃饱了,擦了擦油汪汪的面孔,然后端起砂锅,准备走出去给部众分了。

    “回来!”杨三阳喊了一声。

    耶脚步顿住,杨三阳指了指灶膛:“放回去,日后妖兽的肉,只有咱们自己吃。等咱们吃不下,快要坏了,再给他们吃。”

    几年的教导终究是有些效果,耶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却大概听懂了杨三阳的意思。

    杨三阳在整个部落里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人能质疑他的决定,外界部众汇聚在一处,时不时的眼睛向杨三阳所在的屋子飘来,露出一抹期盼。

    却见耶走出屋子,对着部落众人一阵吼叫,将众人全都赶了回去。

    要培养亲信!

    这是杨三阳的想法,他可不想做大尧、大舜、大禹,竟然被人逼迫禅位。

    中国古时候的禅让制就是一个笑话,你见过狼群禅让的吗?

    一群原始人懂得禅让制度,那根本就是一个玩笑,分明是在晚年时期被人逼迫着禅位。就像狼群老去的狼王,被人逼迫着禅让王位,然后在孤独中死去。

    他可不想开翻车,最后被人掀下宝座。

    人是这世间最为现实的动物,管你之前为部落做出再大的贡献,只要你失去了价值,便是一个废物。

    自己独享妖兽,杨三阳不会去考虑那群原始人的想法,纵使是这群蛮子有所不满,也要憋着。

    震天弓的威能、今日射杀妖兽的威能,部落里的族人亲眼所见,自己有神眷在身,那个敢对自己不敬?

    “培养亲信!”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沉思,毫无疑问,耶绝对是他的亲信。

    女首领也是!

    至于说勇,算是一个考察的试验品吧。杨三阳不相信任何人,对于这群原始人根本就不相信。

    人性有多恶劣,他前世见的多了。

    尤其是今日众人抛弃了自己,更叫其警醒,人性本恶!

    其实没有这一片羽毛,他也已经准备放火烧山,为未来做准备。壮大部落,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更安全、过得更好罢了。

    一只长三米的妖兽,耶与杨三阳吃了三日,眼见妖兽即将腐烂,方才将手中妖兽赐下,并且只是赐给了部落中的孩童,至于说那些壮汉,只有看着的份。

    “我其实应该立下一座雕像,叫众人日夜参拜我,敬我为神!”杨三阳心中有了造神的念头,神权不论何时,都是压服这群原始人的最好办法。

    可惜,杨三阳终究是做不出那种无耻的事情,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明月,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神语!”杨三阳默然无语,一双眼睛看向虚空中明月,腋下那颗珠子自从白泽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除了日常给其洗髓伐毛外,纵使是白泽也发现不了那颗珠子的踪迹。

    时间悠悠已经是月余,杨三阳看向不远处的农田,地里面各种杂草钻出,叫人看的一片晕眩。

    锄草!

    杨三阳制作了一把锄头,然后有模有样的将那一颗颗幼苗周边的杂草除去,做出了示范,接下来便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众位原始人来做。

    他又不傻,什么活都自己做,要这些小弟做什么?

    他此时已经有了养威的想法,平日里少在族人面前露面,故作神秘。距离产生美,叫部落里的后辈畏惧他,将他当成神的使者,而不是一个人。

    接下来的日子,杨三阳从屋子内走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整日里都是坐在屋子内参悟神文。

    白泽看着杨三阳,眼睛里满是复杂。

    “怎么了?”杨三阳抬起头,看向了白泽,察觉到了白泽眼中的目光。

    “你在对自己逐渐失去信心,你在为自己的日后生活布局,你打算老死在这个部落里!”白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荒谬!老祖在胡说什么?”杨三阳嗤笑一声。

    “你变了!从你发现神文的难度之后,你就变了!你开始想着为日后布局,考虑着自己老去之后,如何安度晚年,你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日子,思考日后如何稳定自己的地位!”白泽眼中神光流转。

    “我没有!”杨三阳断然否决。

    “那你为何故作神秘?为何开始疏远族人,做高高在上之姿?为何要人敬畏?”白泽一双眼睛逼视着杨三阳。

    杨三阳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叹息道:“长生难啊。”

    白泽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长生不死是何等造化,岂会轻易得来?诸神理顺天地乾坤秩序,方才可长生不死。尔有何功德,也敢妄求长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