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仙武医生 > 第九十章:慧根
“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秦水文又把道家十二段锦打回到了第七段锦,“爸爸这练的可是道家的功法啊,唉!你小姑娘不懂,还是专心地念你的大学好了!”
“子荣,我打得怎么样?你倒是快说呀!”
“不怎么样!”叶子荣摇了摇头,以近乎歇菜了的口气点评道。
本来上一次老顽固打得还算凑合,那个时候叶子荣就有了教他针法的冲动,可是这一次打得明显比上一次要差很多,不知道是这块老树皮歇了几天没练,对套路已经陌生了,还是那次是超长发挥,总之这一次,叶子荣不太满意。
“啊?还不怎么样啊?那我再给你打几个段锦看看。”秦水文还真是个老顽固,扭动了几下后,身子骨更是有了些表演的冲动。当然,他是真的希望叶子荣能早点教他达摩针法。
今天上午就有一个老太婆过来要扎针,说在中医馆里扎得还不错,不过路程有点远,所以就来泰生堂试试。
秦水文是真想给这个客户扎下去的,可是手里捏着针,抖擞了大半天,就愣是下不去手,最后实在是老太婆看不下去了,二话没说,拍拍屁股就走了。
依现在的形势来看,秦水文学习针法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大事了,那可是关系到了泰生堂的营业收入和今后的发展前景的。
“老秦,你别打了,过来吃饭吧!”看了一眼这把还在胡乱跳着舞的老骨头,叶子荣淡淡的说道。
照老顽固今天这个打法,是打不出什么名堂来的。
“啊?叫我不要打了?子荣,你是不是不想教我针法了啊?”秦水文停止了舞动,回到饭桌旁,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叶子荣。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叶子荣说道。
“子荣哥哥,你看我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秦晓白却是走到了诊所的大厅中央,拉了拉筋骨,伸了个懒腰。
柔软而又纤细得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腰被小姑娘拉成了一个圆形的弧度,就似在一轮明月之下,弯弓射大雕一般,非常的上镜,把这个弧度保持了好一会儿,秦晓白才缓缓地恢复到站立的姿势。
陡然间,小姑娘身子一拱,小腿“嗖”的一声踢在了空中,她那双素白的小手慢慢地在周身浮动和跳跃起来,时而向上,时而向下,时而向左,时而向右,其动作如行云流水,潇洒而又飘逸,灵动无比,就像是花仙子在施魔法一般。
小姑娘不光在学习上有天赋,学习道家功法更是禀赋过人。
因为神针手发现,在秦晓白一连贯的动作中,已经蕴含了道家炼气功法的精要。
叶子荣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花仙子还是那个柔弱的秦晓白吗?她怎么能把道家十二段锦打得这般的流畅自如?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真的就是秦晓白。
“晓白,你过来!”叶子荣朝秦晓白摆了摆手,示意她坐到桌子旁边来。
小姑娘倒是很听话,连忙停止了武动,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地回到了饭桌旁,拿起筷子就继续吃饭。
“晓白,这道家十二段锦,我并没有教你啊,你这是跟谁学的?”看着吃得正香的小姑娘,叶子荣往她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很好奇地问了一句。
“是的呀!晓白,你这是跟谁学的呀?打得简直太好了!比爸爸打得还要好!”老顽固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闺女,有点不太相信这娃是自己生出来的。
虽然说秦水文没有看到过别人打道家十二段锦,也没有见叶子荣给他演练一套完整的段锦功法,但是刚刚秦晓白打的那一套段锦,跟叶子荣给他的古书上的姿势简直是太像了,甚至有些招式是一模一样的。
“我这是跟爸爸学的,不过爸爸打得不好,所以后来我就照着你给爸爸的那本古书上的练了几次。”秦晓白望着叶子荣的眼睛,显得无比的骄傲。
那也学得太快了,寻常人根本就不可能进步如此神速,更何况眼前的这个人还仅仅是一个没有武学功底的小姑娘而已。
看来这个小姑娘根本就不是一个寻常人,她体内可能藏有道根。也就是这一次,叶子荣开始对秦晓白刮目相看了。
吃完饭,叶子荣向秦水文宣布,从明天起正式教他达摩针法。同时,秦晓白也可以参加学习。
虽然秦水文把道家十二段锦打得不怎么样,但是也情有可原,因为这套段锦根本就不是一道简单的法门,需要长期不间断的练习才能得以贯通,要想领略其中的真谛,把招式打得熟能生巧,除了拥有过人的天赋外,更要勤学苦练,即便是叶子荣,也会经常练上一练的。
想到此节,叶子荣决定让老顽固一边学习针法,一边练习段锦,两者同时进行,循序渐进。
秦水文原本以为叶子荣是不会轻易就教他针法的,毕竟他连段锦都没打会,可是没想到这小子雅兴大发,居然明天就要开始教他了。这徒弟真是没白收,一点也不惜法。
欣喜万状的老骨头连忙收拾好碗筷,然后回到房间,拿起叶子荣给他的那本古书,照着上面的招式又练了起来。
难得徒弟愿意教了,当师傅的当然得加把劲,更何况连自己女儿都会打十二段锦,自己怎么可能不会呢?就是脱一层皮也得练会。
见老顽固这么有上进心,神针手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他也得抓紧时间修炼了。
回到房间,叶子荣紧锁房门,第一时间就是把喜龙从床上叫了起来,在高考的两天里,他并没有把喜龙带在身上,因为那样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把这小家伙藏在了床上。
喜龙见到主人,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沿着叶子荣的脚跟一直爬到了他手上。
一阵沉重的压力由下到上,一直传到叶子荣的手心,他分明感觉到喜龙比平时要重了不少。
细一打量,发现这个乖乖竟是长大了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才几天的功夫,它居然能长大?
“喜龙,你吃什么啦?长得比我还快。”叶子荣把小蛇放在地上,用手量了量尺寸,发现它竟快有一米来长了。
喜龙翘起头,张开血喷大口,“咕咕咕......”地叫了叫。
“大家伙,你又想吃灵丹啦?”叶子荣心领神会,想到喜龙在短期内长速惊人,应该是前几天吃下的筑基灵丹的药性发挥了作用的缘故。
推及自身,虽然已经过了发育的年纪,很难再长高了,但是他分明感觉到了体内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充实感。
他心里顿时掠过一丝喜意,立忙从口袋里拿出了方寸小鼎,想到这灵丹的作用这么大,得抓紧炼制才对呀。
“变!”在他的一记喝令之下,方寸小鼎立马变成了一尊大鼎。
龙凤鼎现行了,喜龙见状,“忽”地一声从地上跳到了鼎轩上面,等着主人往鼎内添加药材。
跟上次一样,叶子荣从药盒中抓了几把炼制筑基灵丹的主药千年血芝和冰心草,然后抓了一些辅药典水梅花和黑木莲,揉在一起,放进了龙凤鼎里,不过这一次的药量比上次多了一些。
往鼎内倒入适量的清水,叶子荣往喜龙头上点了点,这小家伙“咕咕咕......”地连叫几声,然后一埋头,往鼎内喷起了烈火。
喜龙可真是个专业的火攻童子,叶子荣会心地笑了笑,曲膝盘坐在地上,闭目炼起了玄医天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