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反派他导师 > 第八十章阵法

第八十章阵法

 推荐阅读:
    “我拿了他弟弟的灵魂,约了她明日到兰亭阁中见面。”

    看着男人那担忧的双眸,南柯决定冒一次险,相信面前这个人一次,毕竟这件事她一个人真的很难完成。

    “你疯了?”

    “我如果疯了,你现在应该受伤了。”南柯露出温柔的笑容。

    对待未来的合作对象,应当尽可能的温柔些。

    “这是不可能的。”

    猪八戒长吸一口气,想跟面前的女人冷静的分析下现如今的局势。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有可能听不进去。”

    “你说吧,我听得进去。”南柯捡起地上洒落的果子,擦了擦果子。“我跟他明天才见面,你还有很长的时间。”

    显然没料到她会如此配合。

    原本想的那些劝慰的词汇瞬间消散在口中。

    “你知道江倾山的底细吗?”

    “不太了解,愿闻其详。”

    南柯将几片落叶铺在地上,拍了拍地面,示意男人过来坐。

    “江倾山为胡国大司马,一手把持着胡国军权,一手操控着胡国的朝政,俨然是还未登基的皇帝了,整个胡国都在他的操纵之中,更何况,他还跟江济舟有关系,你对上他,只有死路一条。”

    “你这个情报很有用。”南柯咬了一口果子,细细的品味着。“胡国的皇帝肯定比我更想让江倾山死,可惜江倾山太厉害,就是能联系到他,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有些失望的捧着脑袋。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给你情报,让你对付江倾山,而是让你明白,你没有实力跟他正着对战。”猪八戒蹲下身,语气忽的变得温柔下来。“我知道你想救人,我观察过那群俘虏几乎没什么防卫,入夜之后,我俩趁防守不严,便可以救下他们。”

    “那追兵呢?”南柯反问。

    “你护送他们离开,我来断后,他们离开郊区不成问题。”

    “那郊区之后呢,以我们俩的能力还能护得了他们嘛,与胡国的边缘是濒临亡国的玄国,这些人大多是从玄国逃出来的,你觉得他们会回到满是战场的玄国吗?”

    猪八戒刚要说出口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

    “玄国之后便是天元国,百年前,天元易主,如今控权的种族是赫莽族,赫莽族生来战斗力极强,但生性排外,掌控天元多年,从不接纳任何国家的难民,并且还是一群被胡国追杀的人。”

    猪八戒愣在原地,看着面前女人眼中那熠熠光辉。

    她如此清楚的了解五州局势,也明白这些人的未来走向,可依然愿意义无反顾的救他们。

    “你都知道。”

    “五洲十国的局势有所了解,但个体的一些人不是很了解。”南柯以为他在问江倾山的事情。

    “你知道做这件事有多难。”

    你不是一无所知,所以才义无反顾。

    你是明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但还是想义无反顾的试一试。

    “我有胜的把握。”南柯握紧男人的手腕。“但也有输的可能,如果你不愿意成为我的队友,现在往南的方向走,会避开江倾山的军队,也不会有遇到江济舟仙鹤的可能。”

    “可是如果你谈判失利,我们连人都救不了。”

    “我们不是救人,是救命。”南柯抬眸看向那些鬼妹妹。“救生者的命。”

    只有让江倾山主动放人,这些人才能有一线生机。

    “你有什么计划。”

    不知为何,看着南柯那双坚毅的眸子,心里头就不由得信赖面前的这个人。

    自己以前明明很不喜欢特别聪明的女孩子的啊?

    真奇怪。

    “那胡国皇帝成不了挡在我们面前的保护伞,但是江济舟可以,只要巧加利用,江济舟便能成为帮助我们的人。”

    “怎么利用?”

    “过来~”

    军营内。

    江倾山站在一幅空白的画作前,整理着自己的衣衫。

    月牙白色的衣服,衬得他的气质极好。

    每一个举动都透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任谁也无法猜测到这如同世间大儒的男子,居然操控着一个国家。

    “你想要什么?”

    对着那空白的画作发问。

    “你是一个女子,一个心狠手辣梦想自己成为大侠的女子。”

    执笔平宣。

    “你是因气愤杀离泽还是蓄谋已久?”苍白的手指握住毛笔,毛笔轻扫墨水。

    笔在宣纸上游走,女人的形态出现在画作上呈现出来。

    “你应当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手在画眼睛时微微顿住。“一双能够勾人魂魄的眼睛。”

    薄唇微杨,眼眸中泛起一丝贪婪。

    “明天见你,我要仔仔细细的看一看。”刚准备下笔的手又忽然顿住。“罢了,明天将你眼睛挖下来放在上面,或许会更加传神。”

    放下手中的画作。

    看着自己想像中的女人。

    “不论你所图为何,你终究是得不到了。”

    遗憾的叹了口气。

    “有可惜了一位美人。”

    江济舟踏白鹤飞来,他的手中握着一张纸条。

    本不想与族人再有任何干系,可近些年来,自己这些族人所作的事情实在是过分。

    自己早就警告过他们,不要过火,不然自有人来收。

    “连魂魄都被人收走了。”

    叹了口气。

    忽然远处金光乍现,在林中释放出熠熠光辉。

    这是何方道友在此布阵?

    白鹤身随江济舟心动,立刻转头飞向那乍现的金光。

    江济舟落入阵法中。

    “若在下没有猜错,阁下便是收取江离泽性命之人吧。”

    负手站在阵法中央。

    这种普通的八卦阵,对他而言,就跟一只在他脚下行走的蚂蚁一般不堪一击。

    “你这阵法布得也算不错,好歹也算是有一身修为的人了,怎的竟做出如此肮脏龌龊的事情。”

    南柯翻了个白眼。

    我这严格来说算是替天行道了。

    好吧,老天也没让我管这档子闲事,但我就是手痒想管。

    “老夫今日就当清理门户,为门派出了你这锁人魂命的孽障。”

    身边的男人立刻将南柯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在我后面呆着。”严肃的看着江济舟,思索着等会出手,自己拖得时间够久。

    江离泽广袖一扫,脚下的阵法便化为乌有。

    可是那阵法消失后,地上却出现密密麻麻的符文,那些符文重新组成一道阵法,每一个方位都写着无数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