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我能看见经验值 > 第191章 【哭爹喊娘,被逼无奈】(1/4)
    一群人被贺晓天吓得瑟瑟发抖,甚至有几位‘仁兄’已经互相抱在一起取暖了。

    毕竟但凡是个正常人,看见一尊三米多高,跟小山一样大的人,横在你面前,绝对不会保持淡定。

    这特么是练武能达到的?

    你确认不是自己基因突变?

    或者,其实你压根就不是人,而是某种披着人皮的怪异?

    好吧,在他们之前早就不知有多少人,怀疑过贺晓天了。

    “你们认为,这是我的完全体?错!”

    学员们尚未回过神儿,贺晓天慢悠悠地说道。

    “???”

    “接下来,让你们见识一下,为师的完全体。”

    话音落下,狗腿三人组立即向后逃窜。

    好像稍微慢上一点,就会大难临头。

    尚且懵逼的‘萌新’们,只能目送。

    然后他们就明白了,为何打扮怪异的三人,会跟见了鬼一般的溜走。

    “轰隆!!”

    青色火焰透体而出,炙热凶威弥漫。

    学员们只感觉,太阳落在了面前。

    他们的毛发开始变得焦黄,并且伴随着一阵阵糊味。

    姥姥!

    心中痛骂一声,急忙四肢并用,疯狂爬向与贺晓天相反的方向。

    事实证明,他们这一次作出的选择,无比正确。

    因为一颗赤色火球,突兀自贺晓天脑后浮现。

    在其出现的那一瞬间,整个操场的温度,眨眼间暴涨数倍!

    地面开始焦黑、干枯,一些人发现自己身上的铁制品,居然化为一滩液体。

    好在发现的及时,否则必不可免的要留下一点印记。

    十几米开外的绿化,水分更是被蒸发一空,直截了当的枯死在原地。

    此时此刻,所有的学员们,脑子里唯有一个念头。

    大哥,你真是土生土长的蓝星人?

    确认不是从贝吉塔行星,开着宇宙飞船来的?

    这特么明明是超级赛亚人好吧!!

    另外我们能问一句,师父你在月圆之夜的时候,会不会变身?

    骤时,我们好早早的规避风险!

    “小伙子们,放心。为师我的变身,尚未结束。”

    “!!!”

    一群人倒吸一口凉气,脚下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蹭的一声就窜了起来。

    然后一个个撒丫子,疯狂向外奔跑。

    具体情节,请参考某影帝边吃面包便跑的画面。

    整个场景,突出一个【惨】字!

    “轰!!”

    肉眼可见的血气,瞬息之间充斥贺晓天四周。

    他好像是化作了一尊耀眼的大日,同一时间温度再次飙升。

    “滴滴滴!!!”

    医科大学内,尖锐的警报声猛然间响起。

    凡是在场的奇人异士,浑身一颤。

    卧槽?!

    前两天的不是刚响过吗?

    今儿个咋又响了呢!

    “滴滴滴,检测到医科大学内部,有狼级能量反应。请迅速集结部队,消灭灾祸。”

    被罗杰称为人工智障的系统声响起,提醒着他们。

    医科大学?

    就在外面?

    一群人面面相觑,因为这帮人想起了某个大肌霸。

    那是连副部长都不得罪的人物。

    而且貌似这位肌霸,刚刚被聘请为教官。

    于是,有一个算一个,齐齐涌向了窗户。

    果然!

    操场上一个超越了三米的超级肌霸,正在四溢挥霍着他的能量。

    一股骇人的压迫力,几乎叫人不敢直视。

    所以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会是这帮兔崽子给人家惹生气了吧!

    完全体贺晓天:“......”

    我就变个身,你们为啥跟看见了魔鬼似得?

    一个个亡命狂奔,生怕跑得慢了被我打死!

    “跑什么,给我滚回来。”

    爆喝一声,宛如晴天霹雳。

    并且气势一凝,好似大山横扫前方。

    所有人登时止住了脚步,哗啦啦的全部瘫倒在地。

    “你们是我带过最胆小的一届,这在战场上你们刚才的行为,属于逃兵。按理来说,我是有权利击毙你们的。”贺晓天无奈说道,“面对我一个人,你们就如此害怕。日后见了邪祟,不得哭爹喊娘?”

    倒在地上的学员们:“......”

    他们不敢反驳,实际上这群人心里倒是觉得,哪怕是遇见了邪祟,都比碰见贺晓天强出百倍不止。

    狗腿三人组在远处,发自内心的同情这些年轻人。

    医科大学内的奇人异士,听到贺晓天的大嗓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教训一下,不是真的发怒要弄死人。

    这就好,这就好。

    真打起来,估计没人敢上。

    毕竟实力摆在那里,没看见蛇山的神虚观都被打没了吗?

    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未必够人家一掌拍的。

    罗杰要是知道自己的属下这么从心,说不定会气到吐血。

    “见识完了为师的完全体,羡慕吗?你们不需要羡慕,只需要努力修炼,终有一日会达到我现在的实力。”贺晓天准备给自己的演讲,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当然,过程必然是艰苦的。希望你们所有人,都能坚持下来,成为我的入门弟子。”

    不!我们不想!

    年轻的学员们,内心疯狂怒吼。

    只是刚才那一声如同炸雷的暴喝,以及残暴气势的席卷。

    搞得他们短暂的丧失了语言能力。

    尤其是女学员,已经流出了眼泪。

    她们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等人一身肌肉的场面。

    三米的身高,该和男朋友使用什么体位?

    在线等,挺急的。

    等等,我们以后还能拥有男朋友吗!!

    “老赊,你们三个给他们签文书。印泥买了吗?你们半路去打印文件的时候,没有贪墨吧?”

    三人组翻了个白眼,在您老人家的手底下,谁敢阳奉阴违?

    随后几人立即上前,攥着学员们的手指印上印泥,最后在生死文书上落款。

    于是,操场上出现了令人悲伤的一幕。

    五十来号人在没有行动能力的情况下,被逼无奈欠下了死走逃亡的契约。

    悲伤逆流成河,不过如此吧?

    贺晓天所谓的生死文书,并不会用上。

    只是用来督促他的记名弟子们。

    修炼《达摩易筋十二势》,肯定会有人挺不住,受不了。

    而这时,文书便用得上了。

    “嘿嘿。”

    想及此处,贺晓天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操场的学员们则是,哭出了声。

    “呜呜呜......”

    虽然此时恢复了语言能力,但是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