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我能看见经验值 > 第156章 【赊刀人再现】
    “救命啊————”一群道士的嘶吼声,划破了神虚观。

    “不好!”守阳子面色一变,瞬间弹出草丛。与此同时,他双手一探,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两张道符,贴在了自己的腿上。

    然后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静室的方向冲了过去。

    贺晓天亦是在第一时间窜出,他转头望着和自己速度不相上下的老道,惊叹道术的神奇。

    仅仅只是两张道符,居然能够与多种轻功叠加下的自己齐头并进。

    看来远古神话,不只是传说那么简单。

    道玄站在原地,只能借着月光看见两道漆黑的影子,嗖的一声就从自己左右飞奔而过。

    突如其来的意外,使得他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片刻过后,噗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轻呼一口气。

    静室处传来的呼救声,道玄不是没有听见。

    只是刚刚贺晓天和守阳子的速度着实太快,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小心脏吓得噗通噗通的。

    另一边衣衫褴褛且瘦小的人影,已经扑向了哭爹喊娘的道士们。

    双眼的红芒,愈加强盛。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恶意,铺面而来。

    门口的小矮子,看见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好像吓了一跳。

    然后竟然一蹦一蹦的向外跑去,似乎它也不敢正面和人影作战。

    只是当跑到大院门口的时候,迎面撞到了两道身影。

    “这特么是个啥?!”

    贺晓天看着不足一米的小矮子,脱口而出。

    “锤他!!”

    守阳子面红耳赤,高声呼喝。

    “叽叽叽......”

    自小矮子嘴中,传出叽里咕噜的怪叫。

    紧接着令人目瞪口呆的画面发生,只见它看着毫无反应,甚至隐隐约约有些要干它的二人,非常干脆的躺在了地上。

    一副我毫无威胁,任由你们宰割的模样。

    “......”

    这年头哪怕是个怪异,都知道认怂投降了吗?

    “啊————”

    房间内的小道士们,再次发出惊呼。

    “嗡!!”

    一阵金光闪烁,照亮了静室。

    同时八九道金色小箭自他们胸口上的护身符射出,直奔诡异人影射去。

    “先别管它,这玩意儿应该没啥威胁。”

    守阳子立即作出判断,还是先救道士们要紧。

    既然如此,贺晓天也没动手。

    反正看上去,这东西能给的经验值,少得可怜。

    而且神虚观也不是自己的地盘,随它去吧。

    二人闪过地上的小矮子,窜进了院里。

    躺在地上的怪异,似乎松了一口气。

    嘴里响起叽里咕噜的声音,起身后一蹦一蹦奔着后山跑去。

    恰巧此时,道玄已经缓了过来。

    他一路小跑地向着静室方向赶来。

    于是,一人一怪,转角遇见爱。

    “......”

    道玄看着面前这一株向日葵,震惊的无以复加。

    因为在葵花之上,长得不是人人喜爱的葵花籽,而是一张人脸。

    对,没错,人脸!!

    你能想象在一个死过人的小路上,在明知道有杀人怪物潜伏的时候,转角遇见后的‘惊喜’吗?

    道玄就能,他心脏在那一瞬间,几乎停止了跳动。

    “叽里咕噜!”

    这株向日葵看见道玄,表现得很兴奋,突然就向着他扑了过来。

    之后,小道士双目一瞪,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昏迷之前脑子里想的则是,玩完了。

    我居然被一株向日葵,给吃了。

    可怜无助,长得有点寒颤的向日葵,一脸懵逼的站在道玄身旁。

    这是怎么了?

    它大概永远都不能体会到,道玄当时恐惧到质壁分离的心情了。

    “锵!”“锵!”

    一连九道金铁交鸣之音传出,诡异人影只是顿了一顿,再次扑向了道士们。

    “啊啊啊————”

    众人倒仰,好像这样做就可以免于一死。

    最前面的胖道士,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

    当诡异人影探出双手,撕裂他身上的护体金光时。

    一道白色的匹练,斩破墙壁冲了进来。

    “当啷!!”

    “轰隆!”

    毫无防备的诡异人影,直接被匹练斩中手臂,接着横飞出去,撞碎了墙壁,掩埋在废墟中。

    “嘿嘿,看来我的来的不算太晚。”

    一位老农打扮,看不出真是年龄的人,手持一把让人大跌眼镜的菜刀,自匹练斩出的巨大裂缝走了进来。

    “赊刀人?”

    贺晓天与守阳子,在白色匹练出现的时候,便来到了静室门口。

    “呦!原来是昨晚半山腰遇见的小哥,我......”

    话未说完,废物轰隆一声,砖头瓦块飙射四方。

    一对闪烁着红芒的眸子,自黑夜中亮起。

    随后赊刀人感觉胸口一疼,他怎么进来的,又怎么飞了出去。

    并且还是横着的,匹练斩出来的裂缝,完全无法让他安全通过。

    “轰!”

    一个斜着的【十】子,出现在墙壁上。

    守阳子抽了抽眼皮,这可是他的老窝啊!

    “吼!!”

    一击将赊刀人打飞,诡异人影显得很兴奋,冲着贺晓天等人嘶吼,一副示威的模样。

    “咳咳......”

    赊刀人重现出现,他扶着墙壁,咳出了一些鲜血。

    “小心,这玩意儿不简单,应该是诡人。”

    话音落下,又突出了不少血,看的贺晓天直嘬牙花子。

    其实赊刀人也很难受,不就装个比吗?

    你至于这样干我嘛!

    “老阳,闪远点。待会儿误伤了你,我可不负责。”贺晓天晃了晃脑袋,脖子咔咔作响。一副胸有成竹,手到擒来的模样。

    “交给你了,给我干死他!”守阳子看着摇摇欲坠的静室,咬牙切齿道。

    姥姥的,不知道我老道穷的很吗?

    “不是,你别逞......”赊刀人看着打算一个人对付诡人的贺晓天,不顾吐血急忙劝阻道。

    我这以千锤百炼的金刀,斩出来的刀气都未能破防,你上去不得被打出屎来?

    可惜强字尚未吐出,贺晓天脚下地板崩碎,生生踏出一个大坑。

    然后嗖的一声,便消失在原地。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尚且站在原地嘶吼示威的诡人,感觉脸上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

    接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原地取而代之的则是——身材高大威猛的贺大莽夫。